第1章 妇科手术室 妇科麻醉师

    进入妇科人流手术室之前,齐博再次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紧张的心情。

    他是一名麻醉师,之前医学院毕业在人民医院工作的时候,有过正式的十几台手术给病人进行麻醉的经历,但从来没有涉及过妇科方面的手术。面对的病人一大半是男病人,另外就是几名中老年女病人,给年轻女病人手术进行麻醉,而且是妇科流产方面的手术还是第一次。

    流产手术的麻醉,在手术麻醉中差不多算是最简单的了,静脉注shè,病人五秒钟之内被麻醉,然后昏睡上一段时间,醒来之后手术就结束了,麻醉医生也不需要太多的cāo作,只配合好进行手术的医生就行了。

    所以,此刻齐博紧张,并不是因为技术上的问题,而是……即将面对的手术病人。

    以前在医学院的时候,齐博也进行过妇科方面的实习,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他戴着口罩和其他男女实习生走进妇科检查室的时候,女病人发出的尖叫声、以及他们的家属闻讯赶来后对他们这些实习生的谩骂和驱赶,当时差点儿引发了混乱。

    那件事多多少少给他心理留下了一些yīn影,后来妇科实习的一些演示和cāo作,就只是带他们队的医生在模型上给他们进行了相关讲解和演练,然后就草草结束了。

    对于二十四岁的齐博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进妇科手术室。

    以前齐博听在妇科工作的同学说过,进了妇检室和妇科人流手术室,那感觉就象进了女厕所一样,一个个女人或者正在脱裤子、或者下面什么也不穿张开腿躺在那里,让你进去之后,尴尬得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放。

    齐博是个典型的宅男,大一的时候一次偶遇暗恋上了一位少女,她令人窒息的美丽和善良让她成为他心中的女神,可惜xìng格内向的他当时却未主动索要她的联系方式,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让他魂牵梦萦相思了好几年,结果一直单身到了现在。

    所以,虽然齐博今年都二十四岁了,但还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也没有过那方面的经历,在面对和‘进女厕所’差不多的进妇科流产手术室这种事情的时候,自然心里很有些紧张。

    不会又被当成流氓驱赶出来了吧?

    他现在所工作的民营良家女子医院,因为开设在云丰市大学很集中的地方,做的就是大学生们的生意,到这里来做流产手术的,几乎都是附近大学里十八、九岁到二十一、二岁的女大学生们。

    成熟而花枝招展的年龄。

    除了怕被当成流氓赶出来的紧张之外,齐博对进妇科手术室,还有隐隐的一份兴奋和期待之情。

    至于为什么会兴奋和期待,这个男人都懂……成熟而花枝招展的女大学生们,平rì里你能见到她们脱了裤子、张开双腿那诱惑的模样吗?

    肯定不能,只有在这里她们才会这样。

    齐博不是圣人,是个二十四岁血气方刚的男人,身体健康、功能齐全,正常男人对女大学生们的非分之想,那肯定是有一些的。

    戴好口罩、做好各种消毒工作之后,齐博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进了妇科手术室。

    刚一进去,一抬眼,就看到对面的墙边站着一个脱了裤子准备上手术台的女生,光着的屁股正好对着门边,听到门边的动静回过头来,看到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医生走了进来,尖叫了一声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

    她这一尖叫,把齐博吓得全身一抖,差点儿退出了手术室,同时眼前这一幕也让他很有些心跳加速。

    我去!果然和女厕所差不多。

    “肃静!肃静!手术室里乱叫个什么啊?”护士孙小美连忙走过去训斥了女大学生几句。

    “怎么有男的进来?”女大学生捂着自己,红着脸很尴尬地低声和孙小美说了一下。这感觉就象在女厕所里蹲着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了个男人一样,让她感觉很是尴尬。

    问题是在女厕所里进来个男人,你尖叫一声他肯定会退出去,但眼前这位,你尖叫了他也没有退出去的觉悟。

    “他是麻醉师,你待会儿手术不打麻药啊?你不打别人也要打啊?”孙小美再次训斥了那女大学生几句。

    这位女大学生比较胆小,没敢再说什么了,但眼睛一直瞅着进来的齐博,手放在腰间捂着却是怎么也不肯拿开了。

    齐博却是强自镇定着,收回目光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手术病床号和病人姓名,他今天的第一位病人名叫林若英,在3号手术病床。

    于是,齐博向手术病床的方向看了过去,寻找着自己在妇科手术室里的第一位病人。

    除了墙边这个尖叫的女大学生之外,手术室里还一溜排躺着另外三个正在做手术或者正准备做手术的女大学生,一个一个全都大张着双腿毫无遮掩地对向了齐博这边,手术部位被手术室里的灯照得很亮,所有一切清晰可见。

    这一幕甚至比齐博看过的岛国动作片更让他心惊肉跳……也导致他在一眼扫过去之后,下面顿时撑了起来,走路和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没见过这场面,还真难以体会他现在这种心情。

    “喂喂喂!怎么回事?怎么有男的进来了?”3号床上同样脱了裤子、敞着被绑的双腿正准备进行人流手术的女大学生林若英,先前躺着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一起身,发现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医生向她走了过来,目光似乎正锁定着她的手术部位,这让她不由得尖叫连连并慌不迭地伸手捂住了两腿间。

    齐博只是扫了一眼林若英的手术部位而已,其余的时候,是在确认她的病床号。这次他进到手术室里来,就是给她打麻药的。

    做人流手术的女大学生,大多数没钱,所以就强忍着疼痛不打麻药坚持过去了,也有经济条件相对比较好一些的,比如林若英,交了钱打麻药做无痛人流,于是就需要齐博这样的麻醉师进来给她打麻药了。

    “他是麻醉师,给你打麻药的!你不想上麻药啊?那行!待会儿不上麻药直接让曹医生上钳子好了,只要你不嫌疼。”护士孙小美在训斥完刚才那位女大学生之后,又走过来白了林若英一眼。

    幸好护士孙小美凶巴巴地在手术室里维持着秩序,所以才让这些正在做手术的、准备做手术的女大学生们都安静了下来。

    当然了,除了刚才站着的光屁股女大学生和这个等着齐博注shè麻药的女大学生林若英之外,另外两个手术台的女大学生都已经开始手术了,根本疼得自顾不暇,也就没有注意到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着旁边那两位没上麻药正在手术的女大学生传来的阵阵惨叫,林若英终究没敢再多说什么了,只是把手捂得更紧了,双眼也死死地盯着麻醉医生齐博,就象盯着一个小偷,很担心他会偷走她的什么宝贝一样。

    不能赶你走,至少用目光向你表示……你丫的别乱偷看!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