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麻药 妇科麻醉师

    齐博此刻也是颇为尴尬,他进来的时候,眼睛确实‘下意识’地扫过了几个手术女生的手术部位,刚才目光在扫过林若英手术部位的时候,正好和林若林四目相对,大概是被这女病人看出了自己目光里有些小猥琐,所以现在会象防贼一样防着他。

    齐博现在除了尴尬之外,还很有些紧张,他刚才那一眼下意识地扫过去,其实什么也没看清楚,可能因为紧张过度,他现在整个脑子都是懵的,脸也是红热红热的,幸好有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否则他肯定会被人看出他脸红得象猴屁股一样,到时候就更加说不清了。

    口罩这东西真是好啊,小麻醉师那点儿贼心思,都被遮掩了起来。

    “姓名林若英?”

    稍稍冷静下来之后,齐博强自镇定地走过来向林若英确认了一下她的身份。

    “是啊。”林若英仍然很jǐng惕地看着齐博,她显然是看出了齐博眼中的慌乱和闪烁,所以对他是更加jǐng惕了。

    “给你上麻药了。”齐博和林若英说了一下,然后给她注shè起静脉麻醉药物来。整个过程中齐博努力保持着目不斜视,向手术病人传达一种他绝无半点想要偷看她或者占她便宜的意思。

    “趁这会儿捂紧一些,待会儿麻药劲上来了,你睡着了可就捂不住了!”孙小美见女大学生林若英双手捂得很紧,很不屑地又调侃了她几句。

    “怎么能这样呢?喂!你……你别耍流氓啊……”林若英打了麻药之后,翻着有些困意的眼睛,很担心地jǐng告了齐博一句。

    她与男友玩过了界、不慎怀孕专门到良家女子医院来做人流手术,就是看中这里宣传资料说所有的医生护士全都是女的,没料到半路蹦出个麻醉师是男的!真是防不胜防啊!

    “不要担心,有我们看着呢!他敢耍流氓我就修剪了他的小弟弟。”曹医生拿着手术器械走了过来,夹得啪啪响地回了女生一句,同时不怀好意地看了齐博一眼,仿佛随时准备用手中的钳子把他那什么东西给夹断一样。

    “哈哈哈……”护士孙小美也冲着齐博笑了起来。

    可惜,林若英已经听不到她们说的话了,看样子曹医生就是故意说给齐博听的。

    妇科医院,男医生数量实在太少,接触的也全都是女病人。女医生、女护士平rì里工作的时候,难得遇到几个男人,所以齐博这种她们眼中仍然可以算做小男生的男医生,肯定会被当成调侃和玩笑的对象。

    虽然他新来,她们和他之间并不算太熟。

    齐博白了她们一眼,实在懒得搭理她们的无聊,如果不是得罪了人民医院的郑院长,被几家大医院拒收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他这位自认为很抢手、技术高超的麻醉科医师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家妇科医院里来,被病人尖叫驱赶白眼不说,还要被医生护士们调笑。

    还别说一个大老爷们儿,被家里人和身边的熟人知道了在女子医院妇科上班之后,那种怪异的眼神,这一切确实都让人感觉有些别扭。

    但也有好处,就是眼睛的福利不少……关于这一点,齐博昨晚已经幻想过多次了,花枝招展的女大学生们……一想到手术室里她们那什么的场景就让他热血上涌……现在亲眼看到之后,却是更加热血上涌了。

    因为小时候的一些经历,齐博对女人的身体特别好奇和感兴趣,少年时甚至还干过偷窥女厕的事情。现在倒好了,yīn差阳错来到这妇科医院上班,不用再偷窥了,可以光明正大地窥了。

    只是有医生护士在场,齐博当然不能象只sè狼一样眼睛盯着女病人的手术部位,而是要装得象坐怀不乱的圣人君子一样……就象以前曾带过他们的那位秃顶的妇产科室的主任医生说过的,在医生的眼中,只有病人,没有xìng别区分以及其他的东西。

    有木有,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齐博在良家女子医院的第一个病人林若英在上了麻药之后几秒钟便熟睡了过去,曹医生拿开了她悬垂着的双手,露出她的手术部位并取过手术器械准备开始对她的手术。

    护士孙小美被叫到另一台手术边帮忙去了,齐博要跟踪麻醉病人的情况,只能暂时守在这边。

    人流手术室里目前清醒着的,或者说睁着眼睛的,除了齐博之外,还有三名医生……曹医生、钟医生、李医生,但只有孙小美一名护士,再就是那个正在犹豫着脱裤子准备手术的女病人了。

    齐博虽然很想四处瞅瞅,但为了避免让人觉得他心术不正,所以一直收敛着目光。他现在站的位置,正好在病人身体和头部这边,看不到病人手术部位的情景,倒是少了几分尴尬。

    反正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来rì方长,想瞅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猴急地左瞅右瞅,被人识破了可就太丑了。

    只是……就这么低着头,齐博还是可以看到他负责的这个病人林若英那白白的小腹部下方的一丛黑sè,这让他不由得又有些心跳加速,脑子里也浮现出了他一开始进手术室时,一眼扫到林若英手术部位时的情景。

    好象……没怎么看清楚啊……

    这些胡思乱想让他再一次有些热血上涌。

    血气方刚的年龄,面对这一切,实在很难让人淡定啊!

    幸好齐博不用直接面对病人的手术部位,否则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兴奋过度,导致出现流鼻血的症状、或者大脑缺血突然昏厥了过去,然后在被医院抢救的时候,发现了他身体反应上的异常,那就彻底囧大了。

    就算不昏厥,流鼻血也不好啊!虽然戴着口罩,但流了鼻血,肯定还是会渗出来被人看到的。

    齐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罩,以确保上面没有被鼻血染湿。

    这世上有些事情……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或者说想到什么就会来什么。

    “小美你怎么做的清洁?齐博,递张纸巾过来!”曹医生看着病人林若英的手术部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齐博只好走过去扯了两张纸巾,趁机又远瞟了一眼林若英的手术部位,正准备伸手过去把纸巾递给曹医生,但曹医生却没有伸手接过纸巾,而是站起身皱着眉头对齐博说……让他给林若英的手术部位再清洁一下,她自己却是脱了手套拿起正在振动的手机走到屏风后面接起了电话来。

    “这个该我做的吗?”齐博假装出很不情愿的样子摊了摊手和曹医生说了一下,但声音太小,正在接电话的曹医生显然没听到。

    手术时接电话真没医德啊!而且我齐博是堂堂的麻醉医生,病人手术部位做清洁该护士来的吧?不关麻醉医生的事情吧?民营医院真是扯淡!什么规矩都木有!齐博一边腹诽着,一边却是脸上发烧、心里狂跳了起来。

    我去!给女大学生的手术部位做清洁?那不是要动手摸上去了?

    新书冲榜求收藏~~求推荐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