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鸭嘴钳 妇科麻醉师

    摸上去会不会被人当成流氓?

    不是曹医生让他做的吗?

    在这种时候犹豫,似乎更显得自己心术不正一样。不得已,齐博只得走了过去,硬着头皮在林若英身前坐了下来,然后抬头看向了她的手术部位。

    先前进手术室的时候,只是一眼扫过,其实什么也没看到,现在近距离看着林若英的手术部位,而且是shè灯照得很亮的手术部位,让齐博头晕目眩得更厉害了,还有……就是下面也撑得更厉害了。

    要不要这么诱惑人啊?岛国动作片里也不过如此吧?

    近距离看真人的和视频里看确实感觉大不一样啊!而且……还能摸……

    认真说起来,齐博虽然做了近一年的麻醉医生,但近距离面对年轻女病人或者女人的这个部位还是人生第一次,而且还要动手给她这里做清洁……齐博拿纸巾的手都开始颤抖了。

    伸手用纸巾刚一触到林若英手术部位、帮她进行清洁的时候,齐博只感觉到下面一热,似乎什么东西已经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我去!不带这么丢人的吧?

    幸好穿着裤子,没人看得到,否则被人知道了,这张脸以后都没地方搁了。

    心术不正、心术不正啊!

    在妇科做事,经常面对女人这部位,还真是一项高危工种。时间长了,身体要先扛不住了。幸亏这林若英麻醉着,不然看到齐博伸手用纸巾擦她那地方,眼神如此猥琐,多半又要尖叫起来了。

    护士孙小美正在旁边手术台上帮钟医生摁住那位做人流不打麻药的另一个女大学生,见到这边面红耳赤的齐博,笑嘻嘻地冲他扮了个鬼脸。

    孙小美观察力很强,虽然齐博戴着大大的口罩,但孙小美从齐博慌张的神情和闪烁的眼神、以及拿纸巾那颤抖的手还是发现了他的异常……这位男医生,不会连女友都没有,还是第一次面对女人的这部位吧?兴奋过度了?不然表现怎么这么异常?

    当然了,因为齐博这麻醉师现在做的是她这护士原本该做的事情,所以向他扮了个鬼脸也是表示了一下友好。今天人流手术室里另一名护士蔡芸请假了,手术室里就只剩下孙小美一个人,却经常要对付两、三台手术,忙不过来的情况下,齐博这麻醉师当然要兼任护士的差事了,不然累死她啊?

    而且,谁让他是新来的呢?所以,就算他以前没做过,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在国外,麻醉师是个很崇高和很受尊敬的职业,薪资在所有医生中几乎是最高的,但是在国内就不行了,麻醉师的收入和地位远不如其他医生,尽干些脏活累活,有时候甚至还要被手术室护士呼来喝去。

    而且在国内,很多小的民营医院都没有专门的麻醉师,而是由医生或者护士兼任,良家女子医院相对比较大和正规,也是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才会招聘象齐博这样专业的麻醉师来装点门面。

    心慌意乱地把林若英的手术部位给擦了擦,齐博见没人注意,又向那里多瞅了几眼……脸上继续发热……心跳和血压估计也早超出正常范围了。

    虽然齐博此刻很想不用纸巾直接伸手过去摸摸,感觉一下手感,或者……把手指头伸进某地方探索一下人生奥秘之类的……但手术室里这么多人,肯定是不能这么做的,被人看到了就真的成对女病人耍流氓了。

    做完清洁之后,齐博连忙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屏风后面接电话的曹医生,仿佛怕其他人看出了他此刻内心很猥琐、很不纯洁一样。

    “齐博,你把鸭嘴钳给她上了,我电话打完马上过来。”曹医生倒是正好从屏风后面探出了个脑袋来,向这边看着,见齐博忙完又向他交了个新任务。

    “这个也该我来做的吗?”齐博心中好一阵狂跳,但口中却是又回了曹医生一句,装出很不情愿的语气。

    曹医生已经把脑袋缩回到屏风后面继续听电话去了。

    刚才还想动手摸摸、探索一下人生奥秘呢,这就真的要动手了……还是光明正大地动手……呃呃呃……

    这麻醉药的药效不长,上鸭嘴钳必须要尽快cāo作才行,以免耽误了曹医生的手术。问题是,他以前没用过这东西啊!

    顶多也就是在实习的时候,在带他们这些实习生的医生的指导下,对着人体模型安装过几次鸭嘴钳而已。现在面对的是真人。而真人这地方看起来和模型可是不太一样。

    不是不太一样,简直是很不一样,模型那里很简单,而真人这里的情况好象很复杂很复杂。

    总不能说不会吧?当医生不会这种cāo作会不会被人认为不合格?

    我这个麻醉师也不该会这个的吧?问题是,现在找谁说理去?

    那边孙小美正忙着,肯定不能喊她过来帮忙或者进行指导。

    不得已齐博只得伸手取过了鸭嘴钳,准备要自己动手了。

    至于怎么个动手法……齐博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闪过了岛国动作片里的某些镜头……不就是往里面塞样东西吗?能有多难?

    “医德系统开启……”

    “任务发布:成功对病人使用1次鸭嘴钳……”

    “完成任务奖励:10支麻醉药剂……”

    一个电子提示音冷不丁地在齐博脑海中响起,吓了他一跳。

    齐博连忙向四周瞅了瞅,但没发现有谁在和他说话。

    医德系统?什么东东?任务?成功对病人使用一次鸭嘴钳?完成任务后还会有麻醉药剂奖励?

    很快齐博就没有心思去考虑刚才提示音的事情了,主要是……面前林若英的手术部位几乎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和目光。

    上鸭嘴钳……就是……可以上手过去摸摸了?还可以……把这东西塞进去?一想到这个,齐博就感觉莫名地兴奋。一般情况下,这些女大学生,只有她们的男友才可以进去的吧?

    齐博抬头向四周瞅了瞅,发觉所有人都忙着,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于是伸出了一只手,颤抖着伸过去摸了摸林若英的手术部位,然后做贼心虚地向四周瞟了几眼,发现所有人都忙着,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

    于是齐博收回目光,集中jīng力,再次用手摸了摸林若英的手术部位,并把它分开了来,准备要上鸭嘴钳了。

    手感真软……

    完了,下面又是一热……

    丢死人了!

    去去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于紧张,导致手一直在抖、而且技术不熟练,齐博根本没有找准位置,放了几次都没有能把鸭嘴钳正确地放进去。

    如果病人目前是清醒状态的话,肯定会喊疼,而且也一定会大声地向医院方面投诉和抗议,这什么医生啊?到底会不会啊?把人弄得疼死了!

    幸亏病人被麻醉了,而且钟医生、李医生、曹医生和孙小美她们都没有看向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