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麻醉药剂 妇科麻醉师

    齐博不得不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瞅准了林若英的手术部位,使劲扒开确认好了方位之后,才终于很勉强地把鸭嘴钳放进去固定好之后旋开了来。

    就这么个简单的cāo作,居然累出了一头的汗。

    “成功对病人使用一次鸭嘴钳,获得奖励:麻醉药剂10支……”

    又一个电子提示音在齐博脑海里响了起来,齐博再次向四周张望了一番,没看到有人对他说话,却是发现曹医生已经打完了电话,从屏风后面走了过来正在戴手套。

    “你刚才上鸭嘴钳的时候手套都没戴?算了,反正病人麻醉了也不知道。”曹医生看到齐博的cāo作之后低低地嘀咕了几声。她大概也知道这麻药时间不长,所以电话快速打完之后,就赶紧回来了,不然的话,后面的产道冲洗工作大概也要齐博来做了。

    “手套?啊?忘了……”齐博很尴尬地低声回了曹医生一句。

    “故意的吧?等她醒了我告诉她,你不戴手套对她耍流氓……”曹医生一脸坏笑地和齐博说了一下。紧张、无聊而繁忙的工作之余,调戏一下新来的小男生,是曹医生她们最大的乐趣了。

    身为一名女医生,整rì里面对女病人的这个部位,确实让人很厌恶,但又实在没办法,所以能推给别人做的事情,就尽量推给别人去做。

    而男人,似乎天生不排斥面对女人的这部位。异xìng相吸、同xìng相斥,这确实是自然界永恒的真理,就象现在,如果齐博是在男科做事,让他每天给男病人清洗那部位,用手摸男病人那东西……保证他一天……不,半天……不,一个小时不到,就想着要递交辞呈了。

    而刚才面对林若英的手术部位时,他除了激动和兴奋,甚至下面出了些小事故之外,倒是一点儿厌恶之情也没有。

    “呃……我……我没有……”齐博听到曹医生的话之后,顿时有把鸭嘴钳从病人林若英身上抽出来塞进她嘴巴里灭口的冲动。

    “算了,这一次就饶了你,回头请我吃饭啊!”曹医生当然是在开玩笑,趁着林若英的麻药劲儿还没过,她赶紧开始了对林若英的手术cāo作。

    至于齐博的慌张,她倒是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没戴手套的错误被她发现了而已。当然,她在手术时病人已麻醉的情况下接电话,这错误不比齐博不戴手套犯得小,所以五十步也不必笑百步。

    “齐博!快过来帮忙!”另一个手术台边的钟医生大声向这边喊着,显得情况很紧急的样子。

    “来了!”齐博连忙冲了过去,钟医生这边也是个做人流手术的女大学生,但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够,没打麻药,从齐博进来开始,就一直听她在那里惨叫,此刻更是身体也不停地扭动了起来。

    孙小美按不住她,钟医生已经没办法下手了,强行下手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她**受伤穿孔,这时候需要有力气大的人帮着按住她才行。

    有些人天生怕疼,看来这是一位对疼痛特别敏感的病人,结果还没钱打麻药……这位女大学生被赶过来的齐博摁住之后,满脸的泪水、求助地看着他,就象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周围这些人一个个冷若冰霜,就象那些冰冷的手术器械一样,似乎只有从这位帅哥的眼中,她才又看到了几分人类的仁慈。

    “早知今rì,何必当初?干嘛不系紧自己的裤子?就算脱了裤子,也该知道采取避孕措施吧?到手术台上就知道疼了!”孙小美很鄙夷地斥责了女生几句,刚满十九岁的她并没有婚恋经历,这些话都是平时从曹医生、钟医生那里学来的,遇到人流手术不打麻药喊疼的女生就这么训斥她们。

    女生不敢看总是一脸凶相、恶言相向的孙小美,只是继续用一种无助的目光看着齐博,就好象这一切都是齐博惹出来的祸一样。

    钟医生又开始下手了,女生疼得再次惨叫,齐博一个大男人都差点儿摁不住她,从她身体剧烈反抗的程度来看,这疼痛可能确实让她有些承受不了。

    虽然从医,但从来没有失却过怜悯心的齐博心里也有些难过起来,这些女生看起来年龄都不大,十八、九岁的样子,在华夏国xìng教育极其缺失的情况下,可能还没弄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已经铸成了大错。

    流产,不仅仅是疼痛,毁坏的还有她们年轻的身体,以及未来怀不上孩子的可能,那会毁掉她们一生的幸福。

    “喂!你再这样,只能取消手术啦!而且你这样挣扎只会更疼!放松!放松下来!”钟医生停下手,很生气地向女生训斥了起来。

    “她可能特别怕疼,我给她打一针麻药吧。”齐博向钟医生提了出来。

    “一针四百多块,你当我们医院是做慈善的?”钟医生瞅了齐博一眼。

    “从我工资里扣吧。”齐博最近不太顺,钱包里只剩几十大元,只能想办法预支了。他虽然只是一个穷吊丝,却总是有着悲天悯人的胸怀,结果……肯定不会那么美好。

    “齐医生,你进手术室才第一天,哪儿来的工资扣?未来能不能做满一个月还要看你表现!不要同情心泛滥!这些不知自爱的女生受这些罪也是活该!”钟医生很不高兴地训斥了齐博几句。

    钟医生这么说,实则是对新来的麻醉师齐博的一种爱护。在医院做事,同情心一直泛滥下去,齐博你那点儿工资怎么养活你自己?钟医生是知道的,刚来的麻醉师工资很低,几乎就只有个底薪,和她们这些老医生根本没办法比。

    每天这种不打麻药就上手术台的女大学生多了去了,难不成她们一喊疼,你就每人捐献一份麻药?那样的话,一个月的工资一天就可以捐完了。

    齐博摇了摇头,不好再说什么了,再失去了这份民营良家女子医院的工作,他大概只有跑小诊所和外地医院找工作了。小诊所那种地方很容易出事故惹麻烦上身,而家里人也不希望他一个人去外地,所以,还是要听一下这些老医生们的话,别又把人给得罪光了。

    回头一眼瞥到被摁住的女生,看着她无助的双眼,齐博不知为何又于心不忍起来……象他这样心肠太善良的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受苦。

    如果……如果可以不用麻药,就能帮她实施麻醉就好了。

    齐博脑子里不知为何出现了这个念头,但就在这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他面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针筒样的东西。齐博也没多想什么,意念中cāo纵着那个针筒就向那女生的手术部位小腹部一针扎了下去。

    钟医生又开始了手术,但是这一次,无论他如何cāo作,没上麻药的女生都不再挣扎惨叫了,就好象感觉不到疼痛了一样。但她的神智仍然清醒着,自己也是一脸茫然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