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那一刻的美丽 妇科麻醉师

    钟医生有些奇怪地站起身看了女生一眼,发现她一切正常,这才又接着做起了手术。女生不挣扎之后,钟医生很娴熟地用引产钳捣碎了她体内未成形的婴儿,把它们一点一点地掏了出来。

    “你不疼了?”帮着摁住女生的孙小美松开了手,有些奇怪地问了女生一句。

    “嗯,突然肚子下面就没感觉了。”女生回了孙小美一句,刚才因疼痛而十分激烈的情绪也恢复了平静。

    齐博不由得心中很是震惊……莫非这一切与刚才他面前浮现的针筒有关?齐博这么一想同时意念一动之下,那针筒却是又浮现在了他的面前。形状有些模糊,就象普通的医用注shè用针筒,针筒上面似乎还有个数字9。

    9?

    什么意思?

    9针?

    对了,还有先前脑子里出现的那些提示音,医德系统、任务、奖励、麻醉针剂之类的?

    这麻醉药剂的出现,不会就是刚才做任务成功对女病人使用了一次鸭嘴钳之后,获得的10支麻醉药剂的奖励吧?

    用掉了1支,所以剩9支了?

    太离奇了。

    真的假的?

    做梦吧?

    ……

    “怎么这么疼啊?不是无痛人流吗?”那边3号床上的林若英手术结束,从麻醉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一看到旁边2号手术台边的齐博,连忙又用手把自己遮掩了起来。

    “无痛人流指的是手术时不痛,可没说手术之后不痛。”曹医生面无表情地向林若英解释了一下。

    “可是……里面疼……为什么这外面也疼?”林若英指着手术部位皱着眉头向曹医生问了一声,那里感觉着就象是被人用什么东西乱捣过一样。

    “外面是放shè疼,过两天就好了。”曹医生向林若英敷衍了一句,然后下意识地瞅向了齐博,刚才屏风后面的时候,她倒有几次探头出来看到了齐博的cāo作,发现齐博很不熟练,手有些发抖,在林若英那里试来试去了好几次都没有弄进去,估摸着就是他把她给弄疼的,但现在肯定不能对病人实话实说。

    “哦。”林若英只能选择相信了曹医生。在医院里,病人永远是弱势群体,手术麻醉昏迷之后,到底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病人是没办法知道的。

    林若英向齐博又瞅了一眼,发现他并没有看向这边,于是她连忙从手术床上下来了,忍住疼快速跑出了手术室,到隔壁房间找到了她的衣物袋,快速把衣服穿了起来,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麻醉了之后,他应该没有对她耍流氓吧?

    手术室里那么多医生护士,他不可能当众对她耍流氓的。

    嗯,但愿吧。

    如果林若英知道了她在麻醉期间,齐博蹲在她面前瞅了好半天,摸了她手术部位、还对她进行了鸭嘴钳的cāo作、包括她现在手术部位外面的疼痛都是齐博导致的,估计要气得吐出几升血来。

    ……

    “齐博,还没谈过女友吧?”手术间隙,不太忙的时候,孙小美走过来主动和齐博聊了下天。偷偷观察到他刚才紧张的表现,特别是在面对林若英手术部位的时候,想多瞅几眼却怕人发现的贼相,孙小美第一直觉就是齐博十有仈jiǔ还没处过女友。

    不然怎么会对女病人的那部位感兴趣呢?

    十九岁的孙小美,马上就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正处于家里着急她找男友的阶段。依照家里人的意思,如果医院里有合适年龄的男医生,条件还过得去的话,就多主动和别人聊聊。身为一名护士,如果能嫁给一名医生,是最好的选择了。齐博显然就是比较合适搭讪的对象。

    虽然他只是个麻醉医生,目前不怎么样,但他正规学院毕业,有行医证照,人看起来很jīng神,有点儿小帅气,很内秀的样子,倒是可以试着多对他了解一些。

    并不是说孙小美就看上齐博了,现在她对他只是属于撒网踩点阶段而已。

    “没。”齐博看着孙小美有些意味深长的目光,琢磨着很可能是刚才那一幕被她给看穿了,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慌。

    “哦?你今年多大了?怎么一直没找女友啊?”孙小美继续摆弄着面前的手术器械,装作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齐博。她虽然看到了先前齐博给林若英上鸭嘴钳时的心慌和小猥琐,但却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坏印象,反而觉得这一幕比较单纯和可爱。

    齐博当然不知道孙小美是在对他进行‘踩点’,听到孙小美刚才说的话,问他一直没有找女友的事情,他的记忆却是在这一瞬间突然回到了五年前的某个清晨……

    那天早上,正在云丰医学院读书的齐博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从家里跑步前往学校。

    在经过一条街面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名提着菜篮的老人突然倒地不起,身为一名医学院学生的齐博连忙跑上了前去,一方面打了120急救电话,另一方面也利用自己的急救知识对老人进行了初步诊断和抢救。

    经过齐博的初步判断,老人是心脏病突然发作倒地,情况十分危急!如果坐等救护车过来送医的话,很可能就来不及了!

    情急之下齐博在大街上向过往的车辆求救,希望他们能帮着把老人送往最近的医院急救,但是连着三台车看到路边倒地的老人之后,都是从他身边疾驶而过,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就在齐博感觉快要失去希望的时候,一台黑sè的、类似军用的很彪悍的东风SUV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车子刚一停下,副驾座上的少女就跑了下来,来到倒地老人身边向齐博询问出什么事了。

    齐博向她快速讲了一下老人可能是心脏病发作,必须尽快送往医院急救之类的,少女并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帮着齐博把老人抬上了车后座,然后招呼着司机向附近的医院疾驶而去。

    到了医院,齐博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也是少女刷卡给老人支付了医药费,直到把老人送去急救室抢救之后,齐博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身边这位少女齐肩的长发、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娇俏的小鼻子,红红的小嘴,长得超乎寻常地美丽。

    在医院的灯光下,当他认真地看清楚她的面容的时候,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了过去。

    对了,就是那种可以令人窒息的美丽,齐博这前十九年的人生里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即使是电视电影中被吹得如花似玉的女明星,都未曾让他有过这样的感觉,但这少女却给了他这种感觉。

    当少女发现齐博有些傻傻地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向齐博展颜一笑。

    那一刻的美丽、那一刻的温暖、那一刻的震撼、那一刻的感动和窒息,他终生难忘。

    直到少女和他招呼过后,转身上车离开,齐博整个人仍然处于震撼之后的失神状态,甚至忘了向她讨要一个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