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待宰的羔羊 妇科麻醉师

    那之后的rì子,齐博都很有些神不守舍,他发现他还没有开始人生第一次初恋,就这么傻傻地得了传说中的相思病,每天早上都失魂落魄地来到少女曾经停车的地方,期待看到她那辆黑sè的似乎军用的东风SUV……

    他不知道在等到那辆黑sè的SUV之后,是否有勇气再一次上前去向少女打声招呼,要到她的联系方式、甚至以后能和她有所联络。但是,在之后的rì子,每天早上,他都会在同一个地方驻足等待,期待能再见到她一面、哪怕是只能再看到她一眼。

    他后悔当时自己的怯懦,如果能大胆开口向她索要联系方式,就算她不肯给他,他现在也不至于太过于遗憾,如果她给了他,说不定就可以经常有机会听到她声音、还能再见到她一面,甚至……还能有所发展。

    可惜,他错过了那次机会。

    人的一生,有很多次错过,而这种美丽的错过,最让人刻骨铭心。

    更让齐博无法承受的是,他发现他自从见过她之后,就再也无法爱上其他的女生了,虽然他从来都还没有真正恋爱过。

    他知道,这是爱情,一段从未开始却就已经结束的爱情。

    或许永不再来。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几年的时间过去了,齐博从一名大学刚入学的学生,成为了一名已经获得行医资格证的麻醉医生,年龄也从当年的十九岁到了现在的二十四岁。

    十九岁,仍然可以称为少男的年龄,而现在,他已经不再年少,成长为一个男人了。

    但是,他仍然没有能忘了她,偶尔经过她曾经停车的地方,还是会驻足远望,他已经不指望还能再遇到她,而且,就算她当年只有十五岁,现在也应该已经二十岁了,怕是早已有了男友、或者干脆嫁了人了吧?

    他对她的这份情、这份相思,终究会尘归尘、土归土,成为一份美丽的记忆,永远深藏封印在脑海深处,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或许只有在真正忘却了她的时候,他才会再次学会怎么去爱、尝试着和女生、女人交往,而那份缺撼的美丽,却是永远也无法被补偿了。

    除非,再次遇到她。

    “齐博?”孙小美没等到齐博的回答,却看到他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样,不得已又喊了他一声……不会是……刚才的话触动了他什么心事吧?

    “哦……我二十四了,今年是本命年。”齐博连忙回过神来和孙小美说了一下。

    孙小美正想接着问一下齐博家里是什么情况的时候,曹医生那边又一台手术开始了,喊孙小美过去做清洁,上鸭嘴钳,就是齐博一进来脱了裤子的那个女生,此刻已张开了双腿躺在手术台上。

    孙小美看到了齐博的鸭嘴钳不熟,于是把齐博拉了过去,想当面指导他给那女大学生上一次,但当齐博跟着孙小美过去的时候,女大学生尖叫了一声和林若英一样,紧紧地用手捂住了手术部位,不让齐博靠近的样子。

    没办法,孙小美一边抱怨着一边恶狠狠地帮女大学生做了下清洁,然后让齐博给她打麻药。

    女大学生刚才全程看到了林若英麻醉后,齐博给林若英做清洁以及上鸭嘴钳的情景,估摸着自己被麻醉之后,可能也是这后果,此刻吓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但是当齐博把麻药打进她的静脉之后,她却是眼睛努力眨了几眨就昏睡了过去,捂住手术部位的手也松开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进了医院、上了手术台,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果然,鸭嘴钳的事,又落到齐博身上了,但孙小美却又要过去给李医生帮忙,还是没办法指导齐博进行鸭嘴钳的cāo作。

    ……

    帮着曹医生做完这台手术之后,齐博去了手术室外的洗手间,倒不是他现在想要放水,而是想让自己静一静。

    躲进格子里之后,齐博脑子里老是回想起刚才上鸭嘴钳时林若英和另一个女大学生的手术部位,还有触上她们时那柔软的手感……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亲手触碰甚至抚~摸女生那地方,还用手指掰开了她们……

    这些事情让他下面先后好几次忍无可忍发生了事故,现在裤子里湿了很不舒服,需要处理一下才好。

    刚才……给她们上鸭嘴钳的时候,没有人注意他这边啊!既然如此,当时……在把鸭嘴钳伸进去之前,应该把手指头先伸进去感受一下的……不知道手指头被她们含住是什么感觉……女人真是个很奇怪的生物……那里居然长成那样子……让人很有探索的yù~望。

    呸呸呸!怎么能有这么无耻的想法?那么多人在场,一旦被人发现了他这些小动作,以后还怎么在医学界混?

    但是这个念头一进入齐博的脑海,就有些挥之不去。

    下次……找机会?

    千万别……

    看样子必须要放弃那份不切实际的初恋和单相思了,为了解决生理问题要赶快去找个女友,不然以后真要出问题了。

    齐博脱了裤子,一边回忆着刚才做清洁、上鸭嘴钳那很火爆的场面,一边忍无可忍地自撸了几下……就在某些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女人说话的声音。

    “做完了,你车子什么时候过来?”格子外面突然传来了林若英的声音。就是齐博进手术室时的第一个需要他打麻药的病人。

    齐博吓了一跳,手上连忙停了下来……以为自己进错了厕所,想了想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妇科手术室外只有一个洗手间,上面的牌子上男女标识都有,是不分男女的,他这应该不算进错了。

    “车子刚出来啊?不是让你早些出来的吗?”林若英接着和对面的电话说着。

    齐博躲在格子间里没敢出去,虽然这洗手间不分男女,但这时候出去被林若英撞上了,肯定还是会很尴尬。

    “手术还好吧。出血不多,医生护士都是女的,就是有个麻醉师是男的,麻醉之后睡着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到什么,真囧!烦死了!”林若英接着说了下去。

    “什么没事啊?你不在乎我在乎!我的身体只能让你看到,怎么能被别的男人看到呢?”过了一会儿之后林若英对电话那边吼了两声,显然是对方的回复让她有些不满。

    齐博却是在格子里腹诽了起来……丫的别说被我看到了,摸都摸过了,还塞了鸭嘴钳进去呢!跑这儿来做人流手术的女生,还装什么清纯?

    “好了好了!那你快点儿啊!让你陪我过来的,你说没时间!现在都做完了还没见到你的人!”林若英在外面很生气的语气。

    然后外面就没了声息,估计是林若英挂断了手机。

    过了一会儿之后,外面传来了洗手间大门被关上的声音,又等了一会儿外面仍然没什么动静,齐博估摸着林若英应该是已经走了,于是推开格子间的门准备从里面走出来。

    没料到林若英此刻正弯着腰背对着齐博这边在她的小裤裤上贴卫生巾,光屁股正好对着从格子门里走出来的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