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救死扶伤 妇科麻醉师

    听到动静一回头看到齐博从格子里走出来,林若英再次尖叫了起来。

    “臭流氓!”林若英快速提起了裤子,怒不可遏地向齐博骂了一声。

    “这洗手间不分男女……你怎么不进格子里去呢?知不知道在公共场合裸~露身体是违反公共道德的行为,是对他人的不尊重?”齐博虽然有些狼狈,但还是连忙退回到洗手间门外,指着外面的标识牌向林若英说了一下。

    林若英也连忙跟了出来,看着外面的标识牌,想再骂齐博却是怎么也骂不出来了,一张脸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羞得,反正是胀得通红,恨不得要吃了齐博一样。

    手术麻醉以后有没有被他看到是不知道了,但刚才肯定是被他看到了!然后还成了她在公共场合裸~露身体、违反公共道德了,简直……要把人气崩了。

    问题是这次确实是她自己的疏忽。

    齐博看着林若英一脸怒极的表情,怕被她给生吃掉,连忙一溜烟逃回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又新进来了两位准备做人流手术的女大学生,已经脱掉了裤子,光着屁股看到齐博闯了进来,也一起捂住小腹下方尖叫了起来。

    又该凶神孙小美出场了。

    齐博撇了撇嘴……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以前在妇科工作的那位同学说得没错,这妇科手术室确实和女厕所没啥区别,他这个大老爷们儿进来确实不太合适。

    可我齐博是麻醉师啊!难道病人手术都不上麻药的吗?要知道麻醉师这行当,基本都是男医生在做啊!

    难不成和那些小诊所一样,让医生和护士代打麻药?运气好就没什么问题,运气不好,麻醉药的量没掌握好,直接就过去了啊!还有手术中生命体征出现异常,也都要麻醉师来救急。手术医生是负责手术质量,而麻醉师则是保命的,能缺得了吗?

    不过之后的手术里,齐博也并不是全都遭遇的尖叫和白眼,也收获了一些手术女生的感谢和感激……

    接下来的手术里,齐博给又一位不打麻药做人流的女生施展麻醉术的时候,先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说在她的小手臂、手掌和肚皮上的几个穴位上掐揉几下,可以帮她止疼。

    没钱打麻药的女大学生虽然有些半信半疑,但还是同意了。于是齐博故意装作在她的手臂、手腕虎口、以及小肚子上掐揉了几下,同时用意念中的麻醉针在她的小腹部扎了一针。女生原本手术剧烈的疼痛立刻就不疼了,于是很惊讶地向齐博连声道谢,说这手法很神奇之类的,甚至还为自己先前对齐博的尖叫表示了歉意。

    扎过这一针之后,齐博视野里针筒上的数字也从9变成了8,看样子,这数字意味着他还有8针免费的麻药可以用?

    真的很神奇啊!有空要好好研究一下是怎么回事了。

    “齐博你这是什么功夫?真能止疼?”正在做手术的钟医生很奇怪地向齐博问了一声。

    “祖传的中医气功点穴推拿止痛手法。”齐博只能信口胡诌了。

    祖传?他父母是摆摊炸油条卖面窝的,能传给他的大概只有怎么把油条和面窝炸得更酥脆的技巧了,和什么中医气功点穴推拿之类的边都沾不上。

    “这么神奇?什么时候教教我?”钟医生回了齐博一句。

    “我也要学!”在另一台手术边忙着的孙小美也见证了这一幕,连忙跑过来凑了下热闹,那边的曹医生和李医生也一起看了过来。

    “这个不是谁想学就能学的,要从小练一门很偏门的气功才行,点穴推拿手法是次要的,关键是要输入气功的内力到病人的神经系统,阻碍住病人的疼痛感。”齐博先撒了个谎,现在只能继续撒更多的谎来圆这个谎了。

    那什么医德系统、任务奖励之类的,说出来也不可能有人信啊!还不如扯成气功好了。

    “哦,看起来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钟医生和孙小美也没有再多问了。

    在华夏国,医学上说不通的事情,只要扯上气功和中医,就可以说通了。而且齐博说的那些原理,似乎也很有道理的样子。

    虽然把钟医生和孙小美给忽悠过去了,但齐博自己却还是一头的雾水……脑海里的提示音、医德系统、任务、麻醉术之类的,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是他获得了网络小说里传说的某种异能?

    我靠!如果是真的,那以后就大发了,我齐博岂不是可以和网络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呼风唤雨、无所不能,金钱美女神马的,要什么有什么?

    “这位……尊敬的医生,能不能也帮我止止疼?”另一台正在做手术疼得难以忍受的女大学生,一脸求助的神情看向了齐博。

    “没问题。”齐博走了过来,同样在这女大学生手臂、手掌虎口、小腹部揉捏了几下……她们的身子真软……齐博不由得萌生了下次再帮谁麻醉的时候,除了手臂手掌和小腹部,再加两处揉捏的部位……比如在她们屁股上或者胸部也揉捏几下之类的……那手感肯定又不一样。

    不太好吧?

    给人帮忙总也要有些回报不是?

    还是算了,旁边有这么多医生护士看着呢。

    有什么不好?医生眼中不是没有xìng别之分的吗?

    去去去!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

    医生是救生扶伤的啊!总想着占病人的便宜可要不得。

    ……

    做了几台手术之后,齐博倒是知道了,这钟医生、李医生和曹医生之间也是有分工的,钟医生专门负责不打麻药的女病人,曹医生负责打麻药的女病人。而李医生则两种病人都做。

    看起来三人之中钟医生的技术最高超。

    但来的时候,好象听说……曹医生是副主任医生的级别,负责整个手术室,而钟医生只是主治医生级别,李医生和齐博一样,是住院医生的级别。

    算了,管她们到底怎么回事呢!还是自己先想办法从住院医生熬到主治医生再说吧,不然只能当个底层的医生,被别人呼来唤去的。

    ……

    曹医生又一台手术的时候,病人麻醉之后,曹医生直接把做清洁上鸭嘴钳的差事交到了齐博的手上,这一次她没打手机,就站在一边看着,连个理由都不找了,仿佛这是齐博份内的事情一样。

    习惯成自然,曹医生显然是在分配任务了,大概是觉得齐博这麻醉医生太清闲了些。要知道在以前她干过的一家民营医院里,根本就没有麻醉师,都是护士和助产士在兼任,也只有良家女子医院才整得这么正规。

    所以,齐博在曹医生眼里,也就是男护士和助产士的身份而已。

    齐博虽然知道曹医生这么做,有欺负他这名新来的麻醉医生的嫌疑,但本心里……他确实对这差事没什么排斥。

    到这里来做人流手术的,都是附近的女大学生,年轻漂亮的占了大多数,手术部位相对也都比较干净,齐博身为一名岛国动作片的忠实粉丝,本来就想对她们那地方上下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