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见招拆招 妇科麻醉师

    齐博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串数字,齐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是大学同学郑彪的手机号码。

    齐博一堂堂麻醉师现在混得这么落魄,被迫躲在民营良家女子医院做一名妇科麻醉师,归根结底,其实是拜这位郑彪郑大少所赐。

    齐博和郑彪是云丰医学院里的同学,两人在大学里的时候,关系就不是很好,郑彪仗着家世在学院里横行霸道、欺负弱小,齐博看不惯他的行为,甚至因此和郑彪打过几架。因为郑彪自幼练武,而且大学期间一直在外面拳馆里学拳,每次打架齐博都被打得找不着北。

    在大学的时候,这一切只局限在齐博和郑彪之间的不和。从医学院毕业之后,没有恋爱、成绩很优异的齐博被选聘进入了市人民医院工作。经过一年的努力,获得执业资格成为一名麻醉科住院医生。有一次在手术病室里监护手术病人麻醉情况的他,发现医院的副院长、主任医师郑浩天在手术时身上酒气薰天,而且手术器械都有些拿不太稳。

    为了对病人负责,齐博劝告郑浩天立即停止手术,换别的医生过来,结果被郑浩天当场大骂、训斥了一通。

    当然,那次手术最后以失败告终,病人流血过多死亡,齐博身为麻醉师尽了一切可能都无法挽救病人的生命。受良心驱使,他把这一切真相告诉了病人家属,郑浩天也因此不得已向病人家属赔偿了三十万才把这件事情给私下解决了。

    郑浩天在人民医院当副院长,本身也是云丰市很知名的医学专家,老婆胡雪兰是云丰市卫生局局长。这些年夫妻二人合伙弄钱,家庭资产早已达到八位数之巨,这三十万块钱对他们来说,倒是算不上什么。

    只是让郑浩天院长很不爽的,就是居然被医院新来的小麻醉医生齐博给‘出卖’的事情。

    那天也是yīn差阳错,郑浩天的御用麻醉师请假了,所以才临时抓壮丁、让齐博这位据说人民医院麻醉科未来的新星临时顶的差,结果就把郑院长给‘坑’了,气得郑院长是全身发抖,在医院高层会议上大发雷霆,点着齐博的名字骂了整整半个小时,差点儿就脑溢血了。

    病人家属拿到钱之后,也就不再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直接回家去了,郑浩天倒是反过来控告齐博因私怨对他报复诽谤,加上郑浩天的老婆胡雪兰是市卫生局的局长,病人家属回家之后也不肯证明齐博的清白。最后齐博被冠以道德品质有问题的理由,被从人民医院辞退,而且之后所有市立医院在卫生局有关领导打过招呼之后,都不肯接纳他了。

    这也是齐博不得不偷偷在民营私立的良家女子医院应聘做了一名妇科麻醉师的原因。

    郑浩天,是郑彪的父亲。

    和郑浩天院长的儿子郑彪在大学里打架,又检举揭发郑浩天院长醉酒手术的不负责任行为,齐博和郑家,这是结了两代的仇啊!郑彪现在肯定是要对齐博穷追猛打的了,不把他逼上绝路不会轻易罢手。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郑彪的手机号码,齐博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看样子,虽然这些天他很低调,但这郑彪还是发现了他躲在良家女子医院上班的事情,该不会是想要剥夺他这最后的工作机会吧?

    逼他去小诊所?

    小诊所可不需要麻醉师。

    那就只能逃亡外地了,但是家里人不希望他去外地工作。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齐博接通了郑彪打来的手机。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过去,那就索xìng直面他吧,看他又想玩什么花招,弄清楚了也好见招拆招。

    “齐大侠、齐大少、齐大医生,现在怎么混妇科医院了?”电话一接通,郑彪极具戏谑和嘲弄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你有意见?”齐博不耐烦地回了郑彪一句,面对这位郑大少,他心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挫败感。

    没有背景关系,齐博混在医院系统只能任他们郑家欺负。然后,动手打架也打不赢郑彪,所以齐博每次一想到郑彪,心里便会产生这种很严重的挫败感,象心理yīn影一样挥之不去。

    “你躲来躲去,一定是不想失去这最后一份工作吧?不过呢,我只要一个电话,良家女子医院的梁院长便会买我的面子,把你辞退掉!到时候只怕你彻底没有医院接收,要流落街头咯!”郑彪很嚣张的语气。

    齐博没吱声,不过他倒是知道,这郑彪说得到就做得到,他在市卫生局担任局长的母亲胡雪兰的面子,没有哪家医院敢不给。

    而他,只是一名刚刚出道的小小麻醉师而已,一没名气、二没靠山,家庭情况一般,在这个行业里只能任人欺负。

    先开始进良家女子医院的时候,齐博还有些不太习惯,大医院过来,到这里来连护士都不如,面子上有些下不去。但经过一天的工作之后,他发现他倒是喜欢上了现在这份工作,喜欢面对女大学生们手术部位的那种心跳感觉。

    这种事情,也会上瘾的。

    当然了,还有意外获得的医德系统,以及完成任务之后即将可以得到的麻醉术技能的奖励。

    “害怕了吧?后悔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郑彪的语气也更加嚣张起来了。

    “你想怎么样?”齐博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他猜测着郑彪打这个电话过来,应该不仅仅是想羞辱和恐吓他。

    “我想怎么样?在这云丰市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还能反抗不成?是想被良家女子医院驱逐,还是再被我暴打一顿?”郑彪用言语尽情践踏着齐博的尊严,以充分享受这种踩人的快感。

    当初大学里齐博多管闲事,被郑彪暴打了好几顿,让郑彪感觉很是爽快,如此不堪一击的对手,他后来也就没有再放在眼里了。现在他很有些后悔没有继续痛打落水狗,让齐博进了人民医院,差点儿毁了他父亲的名声,还让他家里赔了三十万。

    这一次,他不会再让齐博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齐博仍然没吱声,等着郑彪继续说下去,和郑彪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人,说什么都是多余,接他的电话,只弄清楚他到底想干嘛就行了。

    “今天这个电话,是要给你一次机会,一次让你可以保住工作的机会。”郑彪再次开了口,大概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说话,无法充分享受到那种踩人的快感,所以策划好了要和齐博玩个猫捉老鼠的游戏。

    齐博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知道郑彪不可能有什么好主意。

    “明天,泰龙拳馆,我们打一场拳,谁输了,就从对方的跨下钻过去!只要你来了,无论输赢我这次都放过你!让你安心在良家女子医院上一年班!如果你不来,哼哼!你这份工作不保,另外,我还会把人民医院你的两位好姐姐赵慧萍和胡茵也从人民医院辞退掉!”郑彪把他的猫玩老鼠的游戏安排向齐博说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