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杨院长 妇科麻醉师

    郑彪在大学里暴打过齐博好几次,每次打得齐博鼻青脸肿,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这也是他对齐博最大的优势。对于蛮横惯了的郑彪来说,仅仅让齐博失去工作,似乎并不解气,和他约一场拳,暴打他一顿,甚至让他当众承受跨下之辱才够解气。

    这也是郑彪为了报复齐博举报他父亲醉酒手术、导致他们家赔了三十万的事情。

    他要让齐博在他郑彪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在所有他们都认识的人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齐博如果愿意去拳赛,郑彪也只保证一年之内不打扰齐博的工作。一年之后,郑彪会再想想出花样来要挟和折腾齐博,反正,这辈子要彻彻底底地把齐博踩死在脚底,不让他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我的事,和赵慧萍和胡茵她们有什么关系?”齐博向郑彪质问了一句。

    赵慧萍和胡茵是齐博在人民医院上班时关系很不错的两名护士,两位不错的大姐,但齐博也只是平时和她们经常一起去食堂里吃饭罢了,并没有别的特别深的关系。显然这一次郑彪为了逼迫他去泰龙拳馆约斗并承受他的跨下之辱,居然把她二人都牵扯了进来,用以要挟他,简直太过份了!

    “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你来不来?不来就等着失去工作吧!还有她们两个会和你一起失去工作!”郑彪极度嚣张地向齐博叫嚣了起来。

    “我会去的。”齐博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答应了下来。虽然他知道以他的拳击水平和郑彪比拳只有受辱的份,但他不能连累了无辜的赵慧萍和胡茵。另外,他父母双下岗做些小生意,很辛苦却赚不到钱,他需要现在这份工作来养家。

    “很好,这才象个男人!哈哈哈哈……明天上午,十点整!泰龙拳馆,我等你,不见不散啊……”郑彪说着话的时候,仿佛已经看到了齐博当众从他跨下钻过去的情景。

    他不只是想要再一次暴打齐博,而是要用跨下之辱来当众羞辱他!让他牢牢地记住那种感觉,让齐博他知道,这辈子,他都不要想和他郑彪斗!和他郑家斗!那样只会自取其辱!

    而且郑彪已经决定了下来,要把这种拳赛游戏象节目一样固定下来,每年逼迫齐博和他一起当众表演一次,让齐博每年钻一次他的跨下,让齐博在他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放心吧!我会过去的。”齐博冷冷地回了郑彪一句,然后挂断了手机。

    齐博可以向曹医生要求明天值班到夜里,然后明天上午他就可以休息半天了,去赴郑彪的约斗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良家女子医院虽然比一般民营医院要正规一些,但医生护士代打麻药的事情也已习以为常,齐博这人民医院出来的专业麻醉师主要是为装点门面用的,在曹医生眼中他其实就是个男护士和男助产士而已,手术现场有没有他,也只是觉得多了个打下手的护士而已。

    挂断郑彪的电话之后,齐博在心里思忖着……明天和郑彪的约斗,还会再象大学时那几次一样被郑彪暴打和羞辱吗?如果没有麻醉针的异能,明天约斗的结果,大概不会和大学时有什么两样。但是,现在拥有的那些麻醉药剂,在和郑彪约斗的时候,是应该能发挥些奇效的吧?

    比如,麻醉了郑彪的手臂和腿,把他弄瘫痪了看他还怎么打斗?如果一针扎在他脑袋上,估计他直接就昏死过去了。

    最好是先找个机会和什么人打一架试一下效果,这样心里就有了底。

    ……

    “齐博,中午准备去哪儿吃饭?”上午忙完之后,护士孙小美主动过来向齐博问了一声。

    上午的时候,齐博帮好几个麻醉后的病人手术部位做清洁、上鸭嘴钳,孙小美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尽是些在女大学生手术部位的脏苦累活,而他却是一句怨言也没有,给她帮了不少忙,让孙小美对齐博增加了不少好感。

    新来的员工,就是要勤恳、放低姿态才能获得老员工们的认可,从而把你纳入到他们的小团体之中。齐博今天的表现就是既低调又勤恳,其他人眼中,齐博经常是累得满头大汗都不下火线,自然心中已经开始有些接纳他了。

    “对这一带不熟,还不知道去哪儿吃呢!”齐博对孙小美笑了笑。

    孙小美在手术室里的时候,对前来做手术的女大学生很凶巴巴的样子,但现在脱了手术服,和齐博说话的时候,却显得很是温柔,估计她的凶狠是被迫装出来的,不然镇不住手术室里的场子。

    “那就和我们一起吧,大家AA制,去附近餐馆里炒菜。”曹医生也走了过来,和齐博说了一声。

    曹医生名叫曹丽,年龄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脱了手术服之后是一个很jīng明干练的女人。她是良家女子医院人流中心的负责人,是一名副主任级别的医生,挂她的号是算是专家门诊号了,如果她呆在象云丰市医学院那样的地方,就是属于副教授级别的医师。

    “嗯,和我们一起吧,大家以后就在一起工作了,要多熟悉熟悉才好。”钟医生也走了过来和齐博说了一下。

    钟医生名叫钟红玉,年龄二十七、八的样子,看起来眉目很温和,给齐博一种很沉稳的感觉。反正一上午下来,齐博觉得曹、钟、李三位医生之中,肯定是钟医生的技术最好。

    “好啊。”齐博当然答应了下来,他是新来的,这些老同事能这么热情地对他,是一种主动的接纳,他心里当然会很高兴。

    李医生只是走过来冲齐博笑了笑以示友好,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李医生名叫李安琪,年龄二十五、六的样子,齐博对她印象不太深,估计她这人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

    四人带着齐博向医院外走去,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曹医生、钟医生却是突然一起停下了脚步,笑盈盈地向另一侧电梯走到一楼大厅里的几名男女迎了过去。

    “梁院长好!杨院长好!杨院长您今天过来了?”曹医生很恭敬地向其中一名年轻女子问候了一声。

    本来正在沉思自己事情的齐博,下意识地看向了那几名男女中其中一名年轻女子……也就是曹医生口中的杨院长时,一时之间不由得楞住了,怎么会是她?

    那个让他魂牵梦萦、苦苦相思了数年之久的她?

    那个五年前和他一起救护了路边心脏病发作的老人,但却没有来得及向她要到联系方式的少女?

    原本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法见到她了,谁知道,在今天,在良家女子医院的一楼大厅里,他居然再一次见到了她!

    人生啊!总是会有很多的意想不到。

    这一刻,让齐博很有些百感交集。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少女已然成熟了很多,长成了一个女人。她在他脑海中的记忆也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齐博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能否从人群中认出她来。

    但是,从今天、刚才,再次看到她的第一眼起,齐博就立刻认出了她,而且他可以很肯定地判定自己并没有认错。

    一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