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惊心动魄 妇科麻醉师

    下午手术病人有些多,忙完差不多六点多钟了,今天是上午和下午班,所以晚上齐博可以回家休息了。

    去公交车站等公交车的路上,齐博看到街对面一名男子手中抓着个女包疯狂地跑过,后面有一个穿着时尚短裙和半高高跟鞋的年轻女子,一边小跑着一边向四周的路人大声呼救,让其他人帮着阻拦住那个抢了她包包的男子。

    齐博一向热心快肠,看清楚是怎么个情况之后,立刻冲过街道、撒开双腿狂奔追赶了上去。

    前面的路人见到这一幕,并没有帮着阻拦抢包包的男子,而是下意识地向旁边让开了。抢包包的男子显然是惯犯,而且很擅长奔跑,齐博穷追了百多米之后,被那男子拉开的距离倒是越来越远了。

    就在齐博上气不接下气、感觉着那男子既将要跑脱的时候,突然想起在上午和下午的手术之后,自己意念中还剩很多支麻醉针剂没有用出去。想到之后齐博毫不犹豫地用意念控制着针筒,远远地向前方拼命奔逃的男子一条腿上刺扎了下去。

    正拼命奔逃着的抢包包的男子,那条被齐博意念中麻醉针刺扎的腿突然一软,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很狼狈地半天爬不起来了,然后很惊恐地四处张望了起来。

    我靠!这么远都能发挥效力!?

    齐博身体不经常锻炼,这么冲刺之后几乎脱了力,站在原地喘了好半天的气,把气喘匀之后这才向那男子走了过去。

    反正在五分钟的麻醉药效时间范围内,这抢匪是别想逃走了。

    “把包包还回来!”齐博冲过去之后向男子大喝了一声,并俯身试图从他手中取回被抢走的女包。

    倒在地上的男子却是从身上摸了把匕首出来,猛然向齐博刺扎了过来……

    意念一动之下,齐博迅速控制着又一根针筒刺扎向了男子持有匕首的手臂,男子的手臂顿时失去控制软垂了下去。虽然他手中的匕首仍然借助惯xìng刺向了齐博的胸口,但力道明显不足,速度也就有了问题,划破了齐博的衣服和胸部皮肤之后就失去了劲道。

    真险啊!如果这一下被他刺扎实了,很可能会刺破齐博的心脏!

    果然是一个不要命的劫匪!

    这种在街头抢包包的、抢金项链的,多数都是吸毒的瘾君子,身上都带有匕首等利器,抢东西得手之后能跑就跑,跑不了就行凶,而且完全不计后果。

    两针麻醉打下去,男子一条手臂和一条腿被麻醉,想爬起身都不能,男子脸上现出很恐惧的神情,大概是以为自己刚才跑得太快,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齐博踩踏住了男子掉落在地的匕首、从他手中夺回了包包,并且打电话报了jǐng。时尚短裙、穿半高高跟鞋的年轻女子也从远处歪歪倒倒地小跑了过来,对齐博帮她抓住劫匪、抢回包包的事情千恩万谢,并陪着齐博一起一直等着jǐng察赶过来,把劫匪扭送进了附近的派出所。

    回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齐博不由得很是后怕,特别是那劫匪倒在地上,突然取出匕首向他胸口刺过来的那一下。如果不是他意识中反应很快,及时地在劫匪手臂上刺了一针麻醉剂,他很可能就要被刺破心脏重伤甚至因抢救不及死亡了。

    这麻醉药剂,在关键时刻救了他的命啊!

    齐博在接到郑彪拳赛的电话之后,一直思考着如何利用这麻醉针来赢取这场原本不可能取胜的拳赛,还想要有一次实战的机会来试验一下这麻醉针的效果,在有了和这劫匪搏斗的经验之后,他顿时有了信心。

    关键是这麻醉针的见效很快啊!当时用意念刺扎上去,当时就能见到效果,而且很远的距离都能刺扎成功。可想而知,明天的泰龙拳馆的拳赛,只要略施小计,在郑彪的身上、手臂上或者腿上刺扎上一针,就立即可以让他身体或肢体暂时残废、大幅削弱他的战斗力了。

    那种情况下,打败他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到时候谁钻谁的跨就不一定了。

    明天,明天快些到来吧!齐博突然有些热血澎湃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离开派出所之后,时尚短裙女子向齐博问了一声。

    齐博抬头看了女子一眼……她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长相人群中中上之姿,皮肤白白净净,丰满但不显胖,应该属于摸起来很有手感的那种。

    “我姓齐,名叫齐博。”齐博向年轻女子回了一句,连忙收住了目光,对自己刚才用‘摸起来很有手感’形容这女人感觉很有些不好……经过一天的工作,他的思想似乎越来越猥琐了。

    “谢谢你,齐先生,你受伤了?不要紧吧?”年轻女子这才注意到齐博被划开的衣衫以及上面的点点血迹。

    “被划破了个口子,应该不碍事的。”齐博解开了自己的衬衣向里面看了看,上面一条浅浅的血印,一些血水从里面涌了出来,确实是只划破了皮肤,如果不是麻醉针建了奇功,刚才那一下就不只划破皮肤这么简单了。

    “我给你上些药吧,不然可能感染。”年轻女子倒是从包包里取出了一瓶药剂,很熟练地喷在了齐博的伤口上。

    这药含有酒jīng,喷到伤口上的时候很疼,疼得齐博咧了咧嘴,不过这药剂喷上去之后就在齐博伤口处形成了一层薄膜,倒是立刻止住了血。

    “你还随身带着这东西?”齐博有些奇怪地问了年轻女子一句。

    “我是个医生,就在那边良家女子医院工作。”年轻女子脸sè微红地回了齐博一句。

    “哦?”齐博本来想说一句:‘这么巧?我也在那儿工作’,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一个大老爷们儿在女子医院工作,确实不是件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

    “我姓蔡,名叫蔡芸,以后你有朋友做妇检、生孩子什么的可以去医院找我。”年轻女子接着向齐博说了一下。

    “我去!”

    齐博暗骂了一声,这事儿也太巧了吧?这女子居然是人流中心的护士,今天白天她请了一整天假,晚上的班。而明天下午齐博上班的时候,就要和她见面了,没想到现在提前见上了。难怪她刚才自称是医生的时候会脸红。

    “怎么了?”蔡芸明显看到齐博的神情有些不太对。

    “没……没什么……你去忙吧,刚才的事……也只是举手之劳……别太放在心上了。”齐博连忙向蔡芸摆了摆手。

    要不要主动向她自我介绍一下呢?

    还是算了吧,反正明天下午就要见面了……

    对了,曹医生中午吃饭的时候说什么来着?让另一名护士蔡芸给他做样本练习鸭嘴钳的cāo作?不会就是她吧?我去!

    她长得白白净净,手术部位应该也比较白净吧?会是什么样子的?她身体相对比较丰满,手术部位摸起来手感肯定会很很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