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桌子下面 妇科麻醉师

    “她认识你啊?”齐博在蔡芸对面的墙角坐下来之后,没话找话地问了她一声。

    “告诉你个秘密……老板娘有不孕症,最近经常去我们医院做检查和治疗,是我在帮她看病……所以和我熟着呢!”蔡芸又向齐博吹嘘了一下。

    因为女人的虚荣心,一开始蔡芸就对齐博说她是个医生,所以这谎话就只能一扯到底了。如果她知道对面这位其实是她的新同事,而且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估计肠子都要悔青了。明天一见面,护士的身份暴露之后,这张脸就没地方搁了。

    齐博本来准备恭维她几句,说她医术很高明之类的,突然想起来她只是个护士,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不和她说明一下自己的身份似乎不太好啊!明天见了面岂不是会尴尬?但是……现在当面向她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更尴尬?

    还是算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一想到明天中午和她见了面,她就要脱掉裤子敞开双腿出现在他面前,齐博下面又有些不安份起来。这是犯什么毛病了?一见到女人就想她们下面那部位,思想也太龌龊太下流了吧?

    要不得啊!

    会不会是自己的脑垂体有什么问题,所以才导致这种症状?

    如果是病,那得治啊!

    不过……有治这种病的地方吗?

    “想什么呢?”蔡芸突然向齐博问了一声,倒是吓了齐博一跳。

    “没……没……没想什么……”齐博连忙回了蔡芸一句,伸手拿起桌上的菜单看了起来,脸上却是一阵一阵地发热。

    蔡芸再一次误解了齐博,又或者有些自作多情,以为他是看到她长得白净漂亮、衣着时尚,对她动了心思所以才会脸红,蔡芸心里对此倒是颇有些小得意,还下意识地取出化妆镜和口红补了补妆。

    想到待会儿就要吃烧烤了,蔡芸口红抹了两下之后连忙又收了起来。

    “想吃什么?”蔡芸向齐博问了一声。

    “来几串臭干子吧,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好吃,别的东西你来点好了。”齐博把菜单递还给了蔡芸,他拿起菜单不是想点东西,而是掩饰自己尴尬的。

    “这里的烤鸡爪是特sè,是一定要点的……另外……他们的土豆片也不错……再来几串软骨吧……”蔡芸拿起菜单点了起来,她很喜欢吃烧烤,是这里的常客。

    店里的凤爪西施……老板娘倒是又走了过来,和蔡芸很亲热地寒喧了几句,当然,并没有提看病的事情,只是象熟人见面那样显得很亲热的样子。

    “这位是……男朋友呢?”老板娘当然也不能冷落了蔡芸请过来的朋友齐博。

    “和他是刚认识的,刚才大街上我包包被人抢了,他帮我抢回来的,还光荣负了伤。”蔡芸把齐博向老板娘介绍了一下。

    “哦?那是见义勇为的大英雄啊!”老板娘又上下打量了齐博一番,一副很夸张的表情,当然只是对顾客的习惯xìng友好罢了。

    “所以我请他吃烧烤对他表示感谢……这不?就到你家店里来了,很给面子吧?”蔡芸和老板娘说了一声。

    “哈哈,那太谢谢啦!都点了些什么?”老板娘拿起菜单看了看。

    “他喜欢吃臭干子,别的是我点的。”蔡芸和老板娘说了一下。

    “好啊,我让他们多送几串店里的特sè臭干子过来,让你的贵客好好品尝一下……”老板娘和蔡芸又寒喧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就送了几串臭干子啊?也没说打个五折什么的……”蔡芸看着老板娘的背影低低地嘀咕了一句。当然了,如果是给老板娘治不孕症的曹医生过来了,老板娘说不定会全额免单,但蔡芸只是个护士而已,所以只送了几串臭干子。

    齐博笑了笑,没有应蔡芸的话,看着蔡芸白白净净的脸蛋儿,还有她刚抹了口红的红唇,不知道为什么,齐博又开始想她下面那什么了,以及明天中午即将发生的……一些不太纯洁的事情。

    能不能脑子里想些别的事情?

    “爱情/爱情/原本就是一个人的事情/一个人动情/一个人平静……”

    齐博设定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从身上取出手机,没想到对面的蔡芸也从包包里取出了手机,结果齐博的手机没响,是蔡芸的手机在响。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却是有些惊讶双方居然设定了同样的手机铃声。

    蔡芸冲着齐博很暧昧地一笑,却是拿起手机接听了起来,和手机那边的人说起了话。

    齐博有些心慌慌地准备收起手机,却不料手上一滑,把手机给掉到了桌子下面的地面上。没得已,齐博只得弯腰下去捡拾。

    手机掉到桌子下面之后,弹滑到了蔡芸那边一些,齐博弯下腰后,又往桌子里钻了一些才把手机给取到了手中。拿到手机之后,齐博正准备从桌子下来退出来,一抬头,却看到坐在对面正打着电话、不停说笑的蔡芸两腿下意识地分开着,从齐博目光的角度,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短裙内的一切。

    两人在烧烤店里坐着的位置在墙角,齐博坐在墙角里,而蔡芸却是对着墙角坐着,她下意识里大概会觉得这个角度不可能有人能看到她的裙~底,所以坐姿也没有特别的注意。

    没想到齐博的手机掉桌子下面去了,无意间却是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蔡芸短裙里穿的是一条很薄透的小裤裤,薄透到甚至有几根毛发很调皮地从里面穿透了出来,只是在底~裤的位置有一块不太透明的布料遮掩住了女生的关键部位而已。

    那块小小的布料被她那什么给撑了起来……边缘微微隆起,中间凹陷下去的一道小小的浅沟,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她那里的大致形状,估摸着应该也生长得比较丰满,所以才会让外面的布料形成现在的形状。

    这一眼看过去,齐博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烧。

    虽然今天白天的时候,目睹了很多位女大学生的手术部位,但是不得不说,女人这地方有块布遮挡着,会显得更加诱惑……因为这会让你很想伸手把这块布给拨开,一睹里面的芳容。

    其实,这事儿不用着急,明天中午给她上鸭嘴钳的时候,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了。不仅可以看到,还可以动手摸,摸摸她那什么到底有多么丰满……一想到这里,齐博心里就有些莫名地冲动。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大概……齐博印象中好象从他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就开始对女人的身体好奇并感兴趣起来。看到女人之后,下意识地就开始幻想她们不穿衣服的样子,甚至幻想她们的那个部位是什么样子的……然后……这奇怪的毛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能改掉。

    一个男人集中目光盯着女人身体上某处令他比较感兴趣的部位、特别是底~裤这地方的时候,往往会陷入短暂的恍惚之中。齐博也不知道他刚才盯着蔡芸的短裙内的底~裤盯了多久,就在他感觉着自己呆在桌子下面取手机的时间稍稍显得有些久,恐怕要被蔡芸看出来的时候,对面正在电话里说笑着的蔡芸突然收拢了双腿,并且用手摁压了一下短裙的裙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