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偷拍 妇科麻醉师

    糟糕!被她发现了!齐博心里不由得一沉,连忙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手机好象摔坏了,怎么不亮了?”齐博从桌子下面钻出来之后,使劲摸了摸自己的手机,假装自言自语掩饰了一句。

    刚才在桌子下面呆了多久?蔡芸只是下意识里地感觉到不对才闭拢双腿摁压裙摆的吧?她又没有钻到桌子下面,应该不可能知道他刚才偷看了她的裙~底,这时候齐博当然只能硬撑着表示自己并未偷看了。

    “手机摔坏了?要不我打一下你的号码试试?”蔡芸倒是正好结束了通话,拿着手机向齐博问了一声。她的神情显得很正常……刚才她确实只是发现齐博钻到桌子下面去了,而自己敞着双腿,所以下意识地收拢了双腿压了压裙摆,并没有注意到齐博偷窥她裙~底的事情。

    “我号码是……”齐博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了蔡芸,然后又偷偷瞅了她一眼,发现她神sè没有什么异常之后,这才放下了心来。

    真险!如果刚才那一幕被她发现了就囧了,而且两人还是同事,以后要经常见面。

    不过齐博倒是心里又后悔了起来……既然她不知情,刚才就应该顺势用手机给她的裙~底拍一张的,这可比网上搜索来的那些裙~底照片诱惑多了。

    身边认识的真人的啊!

    我去!越来越猥琐了。

    正当齐博在心里琢磨着蔡芸的裙~底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电子提示音……

    “任务发布:成功用手机拍摄到蔡芸的裙底……”

    “完成任务奖励:您的手机摄像头清晰度大幅提升,像素将由两百万提升到两千万……”

    “我靠!”齐博心里惊了一下……医德系统又发布新任务了?

    奖励什么?手机摄像头像素从两百万提升到两千万?

    有没有搞错?这也能行?

    前面那个麻醉术的任务不是还没有完成吗?这又有新任务了?看来医德系统的任务不是完成一件再发另外一件的,而是很随机地就有新任务发布了。

    问题是……这是医德系统还是缺德系统啊?偷拍护士的裙~底风光也是医德的体现吗?齐博在某一瞬间不由得有些糊涂了。

    “你的手机没摔坏啊……你设的手机铃音,和我的一样,还真巧!”蔡芸又向齐博丢过来一个稍显暧昧的眼神。

    这是个女人一旦过了十八岁,就怕自己会成为剩女的时代,所以她们会抓住一切的机会,考察自己身边能遇上的每位适龄男青年。所以男青年们不要自作多情地以为自己魅力无限,她们对你动了心什么的,她们只是把你当成了考察对象之一或者未来的备胎之一而已。

    “啊……啊……是啊,真巧。”齐博回过神来之后连忙附和了蔡芸一句,心里却是在嘀咕着……明天中午你在人流中心见到我的时候,你会觉得更巧。

    “你还没有女友吧?”蔡芸很有心机地顺势向齐博问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齐博很没心没肝地回了蔡芸一句。

    “正在恋爱的人是不会设定这首歌作手机铃音的,这首歌只适合失恋和正在渴望爱情的人……我说得没错吧?”蔡芸发现自己猜对,一副很洋洋自得的表情,然后用手托着自己下巴,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风情万种的造型看着齐博。

    “你是心理医生啊?”齐博又回了蔡芸一句。

    “哈哈……我是妇科医生……不过我对人的心理也有一定的研究。”蔡芸笑了起来。

    烧烤很快就送了过来,因为父母也摆烧烤摊子,齐博对烧烤还是有一定研究的。就比如凤爪西施这里做的烤肉串,吃起来香嫩无比,但齐博吃了一串就没有再碰它们了。

    这种很嫩滑的烤肉串,百分之百大剂量添加了对人体有致癌作用的嫩肉粉,否则不可能这么嫩。齐博父母白天炸油条面窝,晚上出摊做烧烤,他们烤的肉,因为没有添加嫩肉粉,所以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象面前这肉串这么嫩滑。

    看到面前的烧烤,齐博不禁又想起了劳苦的父母,什么时候,他挣了大钱就好了,可以让他们不用再这么辛苦,从早忙到晚。才四十多岁的人,身上总是充满了油烟味,皮肤也已经变得很粗糙了,皱纹早早地爬上了他们的额头脸颊。

    据说PM2.5对人体的危害很大,但是他们却是一直在和PM2.5打着交道,整天整天地这么下去,齐博担心他们迟早有一天会累垮病倒下去。

    ……

    和蔡芸吃着烧烤的时候,齐博却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主要是因为医德系统发布的那个新任务,让他用手机偷拍蔡芸的裙底。

    依照齐博打电脑游戏的经验,如果给女病人上鸭嘴钳获得麻醉药剂、最终获得麻醉术的奖励算是主线任务的话,偷拍蔡芸裙~底的任务,应该算作支线任务了。

    问题是齐博百思不得其解……偷拍女生的裙~底,和医德怎么能扯得上关系?

    但是,比这件事更扯淡的……就是这医德系统是怎么来的、怎么回事……更让齐博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事情暂时是想不清楚了,那就不要再想好了,偷拍一张蔡芸的裙~底,就可以让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像素由两百万提升到两千万,这对齐博确实很有吸引力。

    他这破手机的摄像头,说是两百万,齐博一直怀疑有没有那么多,反正拍出来的照片从来都不是太清晰,只能凑和着用一下而已。

    提升到两千万就太恐怖了,专业级的相机现在才一千八百万像素呢!那以后……他的手机不是可以当专业相机使用了?哈哈哈……想起来都爽。

    怎么拍呢?再掉一次手机、钻一次桌子?

    齐博装作向店里张望,偷偷伸起脑袋却是向蔡芸那边扫了一眼……她的双腿果然又张开了。现在并不是封建社会,让一个女生穿裙子坐着的时候,总是闭紧双腿是很不现实的,那样会很累。所以她们坐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会很自然地敞开双腿。

    既然她敞开着双腿,那么偷拍的目标就不是问题了。

    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个拍法?

    估摸着蔡芸刚才很可能已经有所察觉了,一旦齐博再次钻桌底,她肯定会有所jǐng惕、下意识地并拢双腿,甚至因此惊扰了她,让她一直都不再敞开双腿了,这样以来这个任务就没办法完成了。

    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惊到她。

    不钻桌子的话,有没有别的办法?

    齐博下意识地低头观察了一下……其实不一定要钻桌底,只用手把手机偷偷伸到桌子下面就可以偷拍到她的裙~底了,只是眼睛看不到,拍的角度可能会有些偏。

    “这家店的特sè臭干子味道确实不错啊,你尝尝。”齐博心慌慌地和蔡芸说着话,转移着她的注意力,左手把一串臭干子递到蔡芸面前,右手则拿着已经调好拍摄模式的手机放到了自己大腿上,然后估摸着角度对向了对面蔡芸敞开的裙~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