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烧烤摊 妇科麻醉师

    但是刚才那情况……齐博确实是没办法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跟着蔡芸进了洗手间,然后告诉蔡芸他偷拍的事情吧?那样以来,他就彻底身败名裂、名誉扫地了。

    对不起啦……五分钟后你就没事儿啦!以后我的闲事你还是少管些啦!

    那女生被两名同伴扶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重新坐了下来,一脸愁苦地继续揪掐着自己的小腿,再没有心情恶狠狠地瞪着或者鄙视齐博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蔡芸从洗手间返回,估摸着这女生大概还不至于胆大到当着他的面和蔡芸说什么,齐博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些。

    问题是……医德系统的那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啊!

    手机摄像头两百万像素到两千万像素的奖励,确实很吸引人,只需要成功偷拍到一张蔡芸的裙~底就可以了。

    “她们发生了什么事?”蔡芸发现隔壁那张桌子边三个女生叽叽咕咕的,服务员也在一旁向她们不停地询问着,于是有些奇怪地问了齐博一句。

    “不知道。”齐博当然只能装糊涂。

    蔡芸又向那边看了两眼之后,又接着吃起烧烤来,齐博虽然惦记着两千万像素摄像头的事情,但是在旁边那三个女生仍然没走的情况下,着实有些不太好再次下手,所以只能继续陪着蔡芸吃烧烤。

    “还是没知觉……不行,我得去医院看看了。”那名正义感很强、被齐博扎了一针麻药的女生愁眉苦脸地和她的两名同伴说了一下。

    “你慢点儿,我们扶你出去。”两名同伴其中一人结了账之后,和另一人一起扶起了那名女生向烧烤店外走了出去。

    齐博没想到这三个女生居然一起离开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待会儿很可能又有顾客会坐到她们的位置上,赶紧趁着这机会完成医德系统的偷拍任务吧。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蔡芸吃着烧烤的时候,又和齐博聊起了天。看起来她对齐博有了一定的兴趣,有和他多交往一下,深入了解一些的念头了。

    “我……我啊……我……你尝尝这串臭干子,味道和先前的不太一样……”齐博一心琢磨着抓住机会偷拍的事情,对蔡芸的问话很有些心不在焉,趁着三个女生已离开,旁边那座位还没人的时候,赶紧又拿了一串臭干子递到了蔡芸的面前。

    蔡芸微微皱了皱眉头……主动讨好我、喂我吃东西,也不用每次都喂臭干子吧?但是齐博盛情难却,蔡芸还是连忙又换了副笑脸,张嘴咬了一口齐博递过来的臭干子。

    “怎么样?味道确实又不一样吧?”齐博继续和蔡芸说着话、分她的神,然后拿着手机的手放在桌子下面赶紧向她裙~底的方向又拍了几张。

    这一次齐博有意把手机的摄像头向上、向下偏了几下,以免再次发生没拍对角度的情况……就在某一次齐博按下快门的时候,他脑海中传来了一阵电子提示音。

    “成功使用手机拍摄到蔡芸的裙~底,获得奖励:手机摄像头清晰度大幅提升,像素由两百万提升到两千万……”

    听到这提示音之后,齐博不由得如释重负……这任务终于完成了!虽然很简单的一个任务,但也充满了风险啊!一旦被蔡芸发现,这脸就丢大了,估计他明天就没勇气再到良家女子医院去上班了。

    以后有类似的任务时一定要注意,不仅仅要转移拍摄目标的注意力,还要注意周围的环境才行,不然又出现刚才那女生怒视和鄙视的情况就不好了。

    不知道是想试一下大幅提升了像素的摄像头的功能,还是有别的什么心思驱使,齐博在收回手机之前,却是按照刚才成功拍摄的角度,再次对着蔡芸的裙~底摁下了快门,快速偷拍了一张之后,这才把手机悄悄地收回了身上。

    “我不吃臭干子了,你自己吃吧。”蔡芸提醒了齐博一声,齐博手上那串臭干子还一直放在她面前呢,而这会儿他正红着脸看着她发呆。

    都什么年代了?喜欢我就表白啊!我也好赐予你一个待考察的名额,老是这么让我吃臭干子干嘛?蔡芸心里微微有些不高兴起来。

    “啊……对不起……那……你吃土豆片?”齐博心里有鬼,自然面上就显得比较殷勤,又伸手递了串土豆片过去,只是这次没有举刚才那么高。

    刚才臭干子举到她面前嘴边,主要是为了遮挡她的视线、转移她的注意力,现在已经得手,就不用再把动作做得象刚才那样过分和夸张了。

    “没事没事,我什么都喜欢吃。”蔡芸听齐博向她道歉,心里倒又有些过意不去了。这小伙子傻归傻,楞头楞脑的倒也蛮可爱的,动不动会脸红,说明他心思单纯嘛!现在心思单纯的男人已经很难找了。

    这样一分析,蔡芸心里倒是又多了几分对齐博的好感。

    如果她知道了刚才齐博很殷勤地递臭干子给她吃的时候,却是在趁机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偷拍她的裙~底,估计现在对他什么好感都没了,还单纯呢?估计她要直接拿起烧烤的餐盘扣在齐博的脑袋上了。

    惊心动魄的任务已经完成,齐博的情绪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和蔡芸聊天说话时也不显得象刚才那么紧张了。

    吃过烧烤之后,齐博本来想要把账给付了,结果钱包里只剩最后三十多块钱了,根本不够付账的。幸好蔡芸是为了感谢齐博帮她抢回包包特意请他的客,所以拦住了齐博、抢着把账给付了,才没让齐博感觉很尴尬。

    “改天你再请回我吧。”出了烧烤店、临分别时蔡芸向齐博扮了个鬼脸,还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

    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也不知道他家庭条件如何,但这些事不好一直追着别人问不是?如果他以后真的会电话约她出来,请她吃饭,到时候再向他了解这些详细情况也不迟。

    “好的。”齐博答应了下来,他心里却是非常清楚……不用和她电话联系了,明天中午两人就要再次见面了。

    ……

    下了公交车之后,齐博并没有回家,而是向家附近一条街外的某条巷道走了过去,他父母在那里有个几平米的摊子,早上炸油条和面窝,晚上做烧烤。

    经过街口的时候,齐博很耐心地在街边等着过街的机会,这条街附近有好几个工地,到了晚上之后,一些运送建筑垃圾的渣土车总是很疯狂地驶过,红绿灯都不管的,据说在这条街上已经撞死撞伤过三个人了。

    找到个没有太多车经过的空档,齐博赶紧过了街,来到了父母的烧烤摊那里。这位置有些偏,生意不是很好,虽然是个门面,但店内只有几个平米的空间,做烧烤生意,顾客的餐桌必须要放到店外的街边去才行。

    齐博过来的时候,父母仍然在摊子上忙着,正在读高中的妹妹齐雯已经放学了,也来到了这里,此刻正坐在一张桌子边一边吃着烤馒头片,一边温习着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