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生日礼物 妇科麻醉师

    齐雯今年十六岁,比齐博整整小了八岁,齐博上小学的时候有段时间是在亲戚家寄读,大概是小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回家,家里突然多了个摇篮,里面多了个哇哇哇哇大哭着的婴儿,父母这才告诉他说他多了个妹妹。

    齐博当时还不太理解父母怎么那时候又会给他生了个妹妹,抢去了他很多关爱,后来懂得了的时候,才估摸着多半是父母在做那啥事儿的时候,安全措施没弄好,一不小心整出人命来了。

    反正,从那以后那个整天就会哇哇哇哭着的婴儿,在齐博眼中一天一天长大,长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当然了,真正懂事以后的齐博就不会再象小时候那样讨厌妹妹齐雯了,知道了当哥哥的责任是应该保护和照顾自己的妹妹。

    而之后,他就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当然,这话是齐雯说的。

    “做作业呢?吃完再做啊。”齐博疼爱地摸了摸齐雯的脑袋,算是和她打招呼了。

    “哥你回来了?”齐雯却是从桌子边站了起来,看到齐博以后很兴奋地双手撑着他的肩膀,猛地一跳骑到了他的背上。

    “喂喂喂!别这么疯!都多大了?行为举止要淑女!淑女懂不懂?”齐博使劲摇晃了一下身体,然后往后倒了倒,试图把妹妹齐雯扔下来。

    她平rì里在亲戚朋友、同班同学面前似乎还挺淑女的,但是只要一见到齐博,就变得没大没小的了。

    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差距,齐博这个做哥哥的平rì里有些过于宠着她了,甚至比父母还要更宠她。有时候她做错了事情,被父母骂的时候会来找齐博求助,齐博总是会很没原则地护着她,从来也没对她红过脸、训斥过她一句。

    她被人欺负的时候,齐博也会不顾一切地替她出头,他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一年来挣的钱,除了孝敬父母的之外,也大多给她买衣服、手机、rì常用品之类的了。那些在父母那里要不到的东西,在齐博这里都可以要到,导致她现在对齐博是特别地亲昵和依恋。

    “哥,上上个月我生rì的时候,你答应给我买IPHONE的,现在IPHONE又出新款了……”齐雯附到齐博的耳边撒娇地和他说了一下,她说话时吐出的气息让齐博的耳朵很有些发痒。

    “一定会买给你的,嗯,下个月……下个月……而且给你买最新款的,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反悔。”齐博这两个月来一直在背着家人找工作,换了好几家医院,都被郑彪知道后给赶了出来,没有正经领过工资、攒不下钱来,自然也就没钱给齐雯买IPHONE了。

    “你答应我的啊!要反悔了就是坏哥哥了,我就不喜欢你了。”齐雯恐吓了齐博一句。

    “小雯别骑在你哥身上,他工作一整天累死了,你也不心疼他一下!”齐母看到这边兄妹的打闹,有些心疼地斥责了齐雯几句。

    “没事没事。”齐博连忙向母亲摆了摆手,父母一直很忙,齐雯差不多算是他带大的了。看着这个小不点儿一点点长大,学会走路、学会说话、然后长成现在这么大、这么漂亮,齐博心里很有成就感,有时候感觉妹妹齐雯就象是他的女儿一样。

    “哥你歇歇吧,我给你捶背。”齐雯这下倒是很乖地从齐博身上下来了,把他推到桌子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举起小拳头给齐博捶起背来。

    别看齐雯在齐博面前淘气撒娇,对哥哥她还是真心疼,特别是给齐博捶背的时候,一捶能捶上一个小时不带歇气的,每次小额头上都会滴出很多汗来。当然了,也有讨好齐博的成份在里面。

    “小雯你别总让你哥给你买东西!你看他都二十四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别人象他这么大,孩子都满地跑了……现在找女朋友结婚多花钱啊!你把你哥的钱都花光了,他以后怎么去找女朋友、结婚?”齐母一边忙着,一边又说了齐雯几句。

    “哥你是不是找女朋友了?”齐雯听了齐母的话之后,倒是凑到齐博耳边低低地问了他一声。

    “没啊。”齐博摇了摇头。

    “骗人的吧?”齐雯不太相信的样子……如果哥哥没找女友,为嘛这两个月的工资还没有给她买IPHONE呢?一定是偷偷把钱攒起来了吧?

    对了,他肯定找女朋友了,然后把给她买IPHONE的钱拿去他新找的女友买衣服、逛街、看电影、吃东西去了。齐雯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噘起了嘴巴。

    “没骗你,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齐博转过头来伸手轻轻拍了拍齐雯的脸蛋儿。

    “那你这两个月的工资干嘛去了?”齐雯心中迫切想得到齐博许给她的IPHONE,在这方面倒是计算得很清楚。

    “有个大学同学结婚,买房还差几万块钱首付,把我这两个月的工资全都给借走了,说要过半年才能还。”齐博不得不向妹妹撒了个谎,他现在实在不好告诉家人说他被人民医院开除了,跑去一家民营妇科医院上班的事情。

    每天对着女生尿尿的地方工作,被家人知道了多丑啊!

    “哦……”齐雯恍然大悟的样子,犹豫了好半晌之后才又凑到了齐博的耳边,低低地和齐博说了一下:“哥,IPHONE我不要了,你还是把钱攒起来找个女朋友吧……”

    “哥暂时不找女朋友,答应给你的IPHONE,一定会买给你的。”齐博看到齐雯很难受的样子,连忙又承诺了她一下。

    她今年十六岁了,前十五年,过生rì都没有得到过象样的礼物,齐博一直心怀愧疚。所以在她十六岁生rì之前,许下了攒两个月的钱给她买IPHONE的承诺,这都两个多月过去了,他却因为丢了工作,不仅没攒到钱,身上都只剩下三十多块钱了,他还不知道该怎么用这三十多块钱撑到下个月发工资呢!

    愁死了。

    不行的话,就找同学借些钱先把IPHONE买给她好了,做哥哥的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不好,哥还是攒钱找个女朋友吧,我不要IPHONE了,而且我也不会怪你的。”齐雯很认真地向齐博摇了摇头。

    “你是想让哥成为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吗?男人一诺千金,说到就要做到!”齐博不容置疑地和齐雯又说了一下,然后捂住了她的小嘴,终于结束了兄妹二人关于IPHONE的争执。

    入夜之后,街面的灯光很有些昏暗,齐博让齐雯回家去温习功课,齐雯起初不愿意,结果齐父和齐母都赶她回去,不得已,齐雯只得起身收起了书本。

    “我送你回去。”齐博走了过来。

    “不用。”齐雯摇了摇头:“过一条街就到了。”

    “不行,那条街上车子跑得太野,路灯也坏了好几个,我送你回去。”齐博不由分说地拎起了齐雯的书包,然后拉住了她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