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刀疤李 妇科麻醉师

    “她都是个大人了,让她一个人回去吧。”齐博对妹妹有些过分的保护,让齐母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了齐博几句。

    “晚上不安全。”齐博回了齐母一句,拉着齐雯向巷道口街边走去。

    “哥你对我真好。”齐雯一脸很高兴很幸福很得意的神情。

    “哥不对你好对谁好?”齐博笑了笑,身为兄长,照顾和保护自己的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哥,我就是你这么拉着长大的。”齐雯似乎很感慨的样子。

    “长大了?我怎么总觉得你还没长大呢?让人很不放心。”齐博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对妹妹齐雯保护和担心得有些过了,但就是忍不住。

    “我倒是想一直不长大,一直让哥哥这么拉着。”齐雯歪着脑袋看着齐博,嘻嘻笑了起来。

    两人说着话走出巷道来了街边,齐雯好几次瞅着机会想冲过街去都被齐博给拉住了。越到晚上,这里的渣土车就越是疯狂,一辆一辆呼啸而过,浑然不管不顾那些正在过街的路人。

    因为这条街经常出事故,死伤过好几个人,而齐雯上下学、父母从家里到摊子来回都要经过这条街,所以让齐博很是担心。在这个世上,他最看重的就是他的家人了,在他心中,他们的安全比他的生命还重要,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是他根本不能承受的。

    终于齐博找到了一个街上车辆不太多的时候,左瞅右看拉着齐雯过了街,然后把她送回了家里,叮咛嘱咐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千万不要给任何人开门,这才离开家走回了父母的摊点那里。

    齐博在这里主要是帮父母招呼客人打些下手。七、八点钟的时候生意兴旺了一阵子,三个人都很忙,九点钟之后便有些冷清了下来,只剩一桌客人在那里吃了。

    一阵轰隆隆的电动摩托车声音响过,齐博一抬头看到对面不远处父亲脸上露出恐惧的神sè,也连忙转头看了过去……原来是刀疤李和他的一个小弟过来了。

    刀疤李是附近街上的混混,他家里一共兄弟三个,大哥在城管局工作,好象是个临时工,二哥在附近区派出所做协jǐng。刀疤李有时候会穿着城管制服或者协jǐng制服过来收占道费或者治安管理费。今天天热,而且他满脸通红,应该是喝多了酒,光着上身骑着电摩带个小弟过来了,一看就是找齐父齐母收保护费来的。

    “唉哟!李大哥好啊!”齐父连忙从柜台下面摸了两包烟迎了过去,给刀疤李和他的小弟一人递上了一包。

    “老齐头,很久没交租子了吧?”刀疤李接过了那包烟,但是很不耐烦地和齐父说了一下。他电摩后座的小弟手上拎了两个空的啤酒瓶子,有事没事在那挥舞几圈,应该是在给刀疤李壮声势。

    刀疤李说的租子,当然不是这几个平米店面的租金,而是保护费的别称。

    “两天前王欢他们不是来收过的吗?”齐父硬着头皮回了刀疤李一句,王欢是和刀疤李是一起的一个小混混,有时候刀疤李没时间的时候,就是王欢过来收。

    “我看你记xìng是越来越不好了!我让你交钱给王欢了吗?扯淡啊这是?别罗嗦了,这个数!我晚上还有事,你想把摊子摆下去,就赶紧交租子!不然我明天就找人封了你这店子!看你弄得到处都是油烟,污染环境、危害居民身体健康啊!”刀疤李很不爽地伸出两个手指和齐父说着。

    两个手指,代表两百块钱。

    刀疤李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后座上的小弟从电摩上下来了,把手中的一个空啤酒瓶猛地掷摔向了地面,‘砰!’地一声爆响,吓得那边正在吃烧烤的唯一的一桌客人钱都没付,直接拎起随身包包跑了。

    刀疤李这就是在讹诈,就算是收保护费,也不能这么涸泽而渔啊?以前他们这方面还是讲些规矩的,但是最近这两天他和人打麻将手气不好,连输直输,手头上很吃紧,所以今晚带了个小弟出来找零花用,转来转去转到了齐父这里来。

    “象这样收法,生意没办法做了啊!王欢两天前收走了两百,最近生意不好,你看我们今天一天也才赚了这几十块钱……”齐父把装钱的纸箱子递到了刀疤李的面前。

    “少跟我扯淡!你们早上还炸了油条面窝的!钱都收哪儿去了?别想私吞!”刀疤李伸手把纸箱里几张十元、二十元的伸手抓了过去,然后又一脸不爽的神情和齐父说了一下。

    ‘私吞’这个词……仿佛齐父齐母每天起早摸黑,挣钱就是为孝敬他们的一样。

    “真没有了……我们就这么大个摊子,一天能收几个钱?还要供养小雯读书,象这样收钱,这rì子没办法过了!李大哥您就行行好吧!给我们留条活路吧!”齐父见刀疤李一声不吭把纸箱里的钱都抓走了,还继续找他讹要,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但只是不停地向刀疤李苦苦哀告着。

    刀疤李这会儿却是不搭理齐父了,突然从电摩上走了下来,径直走到了齐博的面前。

    “小兔崽子!怎么看我呢?不爽还是皮痒痒了!?”原来是刀疤李看到了齐博一直瞪着他,心里不爽过来找齐博的麻烦了。当然了,这也是他的一种策略,逼齐父和齐母交钱。

    “李大哥!李大哥!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这个您拿去!本来是给小雯补身子的,家里这几天实在没有余钱了……”齐父齐母连忙冲了过来,挡在了刀疤李和齐博的中间,齐母手上还拎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了几斤剁好的排骨,递到了刀疤李的面前。

    “他用那种眼神看我!挑事儿啊这是?”刀疤李伸手接过了排骨袋子,心情好了不少,但还是伸手指了指齐博。

    齐博摇了摇头,这不知道是谁在挑事儿……他面前视野中好几次浮现出了麻醉针筒,拳头也捏紧了。

    现在时机不对,再忍一忍。

    “他最近工作不顺,心情不好,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齐父齐母一直不停地向刀疤李赔着罪、说着好话。

    “这样吧,明天我这位小弟过生rì,你让你家小雯去他家开的佳美歌厅陪我们唱一晚上歌,把我们爷几个哄高兴了就放过你家小兔崽子,否则别怪我让他断手断脚做不成医生!”刀疤李又放出几句狠话来,转身走回了他的电摩边。

    “小雯还要上课,她年龄还小,不适合去歌厅那种地方……”齐父齐母一起追到电摩边,继续向刀疤李哀求着。

    “那我可不敢保证你家那小兔崽子这两天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刀疤李把排骨袋子挂在了电摩上,骑上电摩后发动了车子。

    他这电摩显然是改装过的,引擎声很大,速度很快,发动之后引擎嘶鸣着显得很是威风。齐父齐母不敢再靠近,连忙向一边让开了,口中仍然不停地向刀疤李赔罪说着好话。

    齐博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些地痞流氓他们家惹不起,以前父母被他们欺负的时候,他看到了也只能忍气吞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麻醉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