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干净利落 妇科麻醉师

    现在就和他们动起手来的话会很麻烦,主要是给父母惹来很大的麻烦,要知道这刀疤李有两个哥哥,一个在城管局一个在公安局,他那收保护费的团伙里一共有七、八个混混。就算今天齐博把他打趴在这里了,回过头来,那些人肯定会对他们家疯狂地报复,父母和妹妹就别想有安稳rì子过了。

    但是,今天,齐博实在不想再忍了。

    特别是刀疤李提到了他妹妹齐雯,说要让齐雯明天到佳美歌厅陪他们这些人唱歌,可想而知妹妹齐雯一旦落入他们手中,会是什么结果。

    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必须要干净利落地杀了他们才行!不让他两个哥哥以及收保护费的那些小弟知道是谁干的。

    这还是齐博人生第一次想到杀人这种事情,而且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很想杀人,他的双拳都因此颤抖了起来,眼睛也变成了血红sè。

    他是一名医生,天职是救死扶伤,杀人这种事情,与医生这个职业似乎不太相称。而且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和几个地痞无赖拼命,一来掉份,二来,让人知道是他杀了他们,他还要付上法律责任,为这几条狗命陪葬,很不值得。

    所以,要智取,而不是力斗。

    齐博瞅了一眼远处渣土车不时呼啸而过的街道,又瞅了瞅刀疤李跨下引擎轰鸣的改装电摩,心中已然有了个计划,之后他就收敛起目光,不再去刻意招惹刀疤李了。

    此刻他的心中还有着最后的犹豫和挣扎……是否真的动手……无论如何,这也是两条人命,无论如何,他是一名医生。

    刀疤李并不知道齐博此刻在想些什么,他骑上电摩之后,却是轰鸣着猛然冲到了齐博的身边,一个急刹,停下电摩之后,伸起一脚踹向了齐博,把齐博连人带凳子以及他身后的桌子一起给踹翻了,这才大声狂笑着再次发动电摩向巷道口的街边冲了过去。

    小兔崽子,敢瞪我刀疤李,不想活了吧?

    齐父齐母连忙冲了过来,扶起了倒在地上的齐博,连声向他询问着是否受伤了之类的。

    齐博站起身后推开了父母,拍了拍身上被刀疤李踢出的脚印子,忍住刚才身上被踢疼、撞疼和擦伤的诸般疼痛,向刀疤李电摩离开的方向猛追了几步,完全把他们纳入视野中之后这才重新站住了。

    欺我辱我至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刀疤李的电摩引擎功率很大,速度一下子就加了上来,突突突突轰鸣着猛然冲向了巷道口,到了街边之后他才会减速,然后转弯驶到大街上去。

    只是今天……当他即将冲到巷口,准备减速转弯上到街道上的时候,突然后颈处一麻,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双脚都有些不听使唤起来。电摩在这一瞬间没有能成功减速,也没有完成转弯的动作,而是径直冲上了渣土车正呼啸而过的大街!

    “砰!”地一声闷响,一辆疾驶而过的渣土车反应不及,重重地撞上了刀疤李横着快速冲上街道的电摩,把电摩整个撞飞了出去。

    渣土车的轮胎在地面上发出很凄厉的惨叫,冒出阵阵青烟,向前方足足滑行了几十米才停了下来。

    电摩上的二人全都被撞飞了出去,因为渣土车的速度太快、撞击太猛,刀疤李在飞出去的一瞬间,整个身体被强大的惯xìng应力撕扯成了两半,‘咚!’地一声上半截飞出的身体脑袋部位重重地撞在了街边的水泥电杆上,被撞得象个破碎的西瓜一样在电杆下方散落了开来,一颗被撞得散落出来的眼珠滚到了街中心,被路过、来不及踩刹车的另一辆车给‘吧唧’辗成了血渣。

    刀疤李后座上小弟、明天就要在自家歌厅庆祝生rì的那位,此刻正不声不响地趴在街边花坛上,他没穿上衣的整个胸腔、腹腔被街边的护栏、树枝之类的给贯穿xìng划破,内脏肠子流了一地,显然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万恶的渣土车,又在这条街道上制造了一起极其惨烈的车祸……

    谁都不会想到,这起惨烈的车祸,其实是起源于齐博意念里一支不起眼的麻醉针,在刀疤李即将减速转弯的时候,远远地刺扎向了他的后颈,然后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齐博远远地听着、看着街面上发生的一切,亲眼目睹着电摩直行冲入街道后被渣土车撞飞了出去。他两只拳头捏得很紧,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心跳得异常剧烈……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试图杀人,虽然不是直接动手,但他心里非常清楚,刚才街面上那起惨烈车祸中被撞飞的刀疤李和他的小弟,如果死了,就是死在他的手中。

    辱我父母、欺我妹妹、脚踹我身、伤害我为人最基本的尊严!是你们一步一步逼我动手的!

    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可以再欺负我的家人!没有人可以再骑到我齐博的头上作威作福!

    ……

    “好象出车祸了!”齐父和齐母一起向街边跑了过去,齐博也悄悄地跟了过去。附近街边、巷道里听到动静的人也一起围了过去,看到那惨烈的一幕,甚至都没有人打120急救车了。

    这两位,一个脑袋被撞成了‘丫’字形,一个内脏肠子流了一地,早已魂飞天外、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他们了。

    “恶人恶报!是老天收了他们!”齐父认出了地上的电摩,很激动地小声和齐母、齐博说了一下。这两人一死,就不会再找齐博和齐雯的麻烦了。

    “活该!”齐博回了齐父一句。

    “真惨……可惜了我那袋排骨……”齐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齐博很惊讶地瞅了齐母一眼……很佩服她这时候居然还能想到她那袋排骨……

    站在街边感叹了一会儿世事无常之后,三人又回到了烧烤摊,继续晚上的生意,仿若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虽然九点钟以后生意冷清了不少,车祸也让巷道里更冷清了,但万一有生意要照顾呢?

    听着外面大街上jǐng车和救护车一阵紧过一阵的呼啸声,齐博心里也是一阵阵紧张,偶尔双手和身体会止不住地颤抖,但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件事,怎么都不可能查到他头上来的,只会变成又一件渣土车酿下的交通事故而已。

    尽管如此,齐博还是会莫名地心跳和颤抖,毕竟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杀人,他不可能那么坦然地面对。为了转移作案后的紧张情绪,齐博想起了和蔡芸在一起吃烧烤时完成的那个任务,以及获得的手机摄像头像素提升的奖励。

    嗯,看看那奖励是否真的兑现了吧。

    齐博搬着个小凳子,向巷道深处走去了一些,找了个父母看不到的地方坐了下来,摸出手机打开拍摄模式看了看。

    不看不打紧,一看齐博还真是大吃了一惊……或者说,惊喜过望……原本这手机摄像头只有两百万像素,属于分辨率比较低的那种。相对应手机屏幕的分辨率也很有些低,质量很粗糙。但是,现在手机上显示的画面哪象是两百万像素的样子?

    这么清楚,确实有两千万了,不只是摄像头变清晰了,还包括手机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