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欲哭无泪 妇科麻醉师

    唉……不能总是怪男人sè,女生你们也注意一些啊!就算天热,也不该穿这么短的短裙嘛!穿短裙,吃面的时候,也不应该敞着双腿露出裙~底嘛!这不引诱别人偷拍吗?

    左右瞅了瞅,发现没有人注意之后,齐博拿出手机,假装看短信,却是把摄像功能打开了,对向了对面吃面的那个女生。

    如果是齐博原来那个手机,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拍不太清楚对面那个女生,更别说她的裙~底了。但是在摄像头和屏幕的像素提升之后,特别是整个摄像系统的零部件xìng能都随着像素数的提升都全面提升之后,齐博现在的手机屏幕里,对面那女生清晰可见,连她的眉毛有几根齐博都能数得清楚。

    只是,这个角度拍不到她的裙~底。

    弯下腰去假装看手机?似乎太明显了一些,很容易被人识破。

    而且父母就在旁边忙着,还是别当着他们的面做这么猥琐的事情了,他们一直为这个当医生的儿子骄傲呢!

    犹豫了片刻之后,齐博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这任务没有期限,有的是机会拍……比如去江滩或者公园里,往草地上一坐,向四周张望的话,有的是机会抓拍到很多女生的裙~底。这个以前齐博带着妹妹齐雯在公园和江滩游玩的时候,就已经多次注意到了。

    相对来说,还是那个拍包装膜的任务难度较高、危险xìng较大,更要命的是居然还有期限和完不成任务的惩罚。

    那个任务可千万不要是系列任务,拍到一个就很难了,如果后面再来个拍五个、拍五十个的任务,而且任务惩罚还顺带把命根子减更多厘米长度的话,齐博真的要哭了。

    而且他估摸着他那命根子一共也减不了两次,万一全部都被减掉了,下一步会不会减掉他的两个蛋蛋?

    减掉两个蛋蛋也没所谓,最可怕的是那个无比变态的医德系统在减掉他的两个蛋蛋之后,还在他那里划一道缝、打两个洞之类的,那才是真的让人yù哭无泪了。

    还真别说,齐博估摸着这个缺德系统可能什么损事都能干得出来。

    上鸭嘴钳也就罢了,这偷拍裙~底、偷拍包装膜之类的,简直都没下限了。齐博深度怀疑这个所谓的医德系统,是幕后那个变态的创造者取名字的时候写错了一个字,叫缺德系统才是恰如其分。

    犹豫了片刻之后,齐博放弃了这次的机会。

    看了看时间,正准备和父母招呼一声离开的齐博,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他在医学院的同学梁玲打过来的。梁玲比齐博小一岁,是以前班上的团支书,但在齐博和其他同学面前,却是象个老大姐一样。为人很热情,和当时担任班上组织委员工作和她搭档的齐博关系很不错。

    虽然毕业了,但是她的老毛病一直没改,比较喜欢多管闲事,主要是医学院同班同学间的闲事。比如班上的老同学有谁生病了、困难了搞募捐;谁家结婚生孩子了发贴子组织婚礼庆祝现场之类的,就好象她现在仍然是大家的团支书一样。

    反正,属于当官yù~望比较强的那种吧?这是齐博对她比较深一些的印象。

    “齐博,你又和郑彪约架啊?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呢?都这么大的人了!”电话一接通,梁玲急急的声音便出现在了齐博的耳边,仍然是当时学校里的那种团支书的腔调。

    “你怎么知道了?”齐博有些奇怪地问了梁玲一声,当然了,他知道她是好意,是关心他才打这个电话过来,怕他被郑彪狂殴一顿然后去住院。以前在大学里他和郑彪打架,梁玲总是站在他一边。

    “班上所有同学都知道了,郑彪请了所有人去现场观看,还有医学院外班的同学以及人民医院你以前的同事,他就是想当众出你的丑啊!让你永远也抬不起头来,你怎么这么傻答应他了呢?”梁玲很有些着急的声音。

    “看吧,不就是打架吗?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齐博不想和梁玲详细解释他必须去赴约的原因,他和郑彪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之间是死敌和对头。

    “你不要再死撑着面子了!你打不赢他的。”梁玲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劝齐博了。

    “谢谢你的关心,但我必须要去。”齐博很坚定的语气。

    “唉……真搞不懂你……对了,小雯还好吧?这个周末她上课吗?上次我和她约了的一起去逛街……”梁玲向齐博问候了一下他正在上高中的妹妹齐雯。

    齐博也不知道梁玲和他妹妹齐雯是怎么就成了好朋友的,反正梁玲偶尔会在周末约齐雯出去玩,所以梁玲和齐博打电话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会提一下他妹妹齐雯。

    “她上不上课你打电话问她不就得了?”齐博回了梁玲一句。

    “你父母还好吧?”梁玲继续没话找话说。

    “好,都很好。”齐博习惯xìng地敷衍着梁玲。他隐隐地怀疑梁玲是不是有些喜欢他,但他是绝对不会和她这种女生有那方面交往的,她是一个太过于严肃认真和古板正经的人,和她在一起肯定是每天都要挨训。

    特别是齐博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怪毛病,如果她是他的女友,齐博可以猜想到,一旦她知道了他的这些怪毛病,发现了他的变态行为,一定会无比地震惊。然后要么大义灭亲把他扭送公安局、要么把他送到jīng神病院去进行强制治疗。

    太可怕了!

    “看报纸,说你们家附近那条街上出了车祸,你知道吗?以后你和小雯过街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啊!”梁玲向齐博说了一下。

    “知道,昨晚发生的,我当时刚好就在现场,撞得那个惨啊!脑袋撞开了花,里面白白的脑浆溅了出来,内脏肠子都流了一地,啧啧……”齐博恶作剧般嘿嘿笑了起来。

    “你能不能不说这么详细啊?我刚吃了早饭的。”梁玲果然有些受不住了。

    “谁让你提这事儿的啊?我可是亲眼目睹了车祸现场的,现场可比我刚才描述的惨多了……”齐博回了梁玲一句。

    “别说这个了……反正……你和小雯过那条街也要小心……齐博,你就算为了父母和小雯,也不该去参加和郑彪的约斗啊!听我几句劝吧……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让他们怎么办啊?”梁玲倒是找到了继续劝齐博的说辞。

    齐博摇了摇头,不想梁玲一直罗嗦下去,只得把郑彪提出的条件……如果他不去的话,会失去新找的工作,以及连累人民医院里以前两名无辜的同事的事情和梁玲说了一下。

    “这郑彪也太过分了吧?怎么能这样啊?齐博,你不要去,回头我好好批评批评他!叫上几个同学一起对他进行批斗和教育!”梁玲很有些生气。

    “不用了,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你知道这种事情劝不下来的。”齐博笑着劝了梁玲几句,还当是学校里啊?就算当初在学校里,郑彪也不是很买团支书梁玲你的面子,更何况现在毕业了,谁还认谁?

    “齐博你找到新工作了?现在在哪家医院上班?”梁玲换了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