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条件对等 妇科麻醉师

    冯昆这么一说,看台上也有一部分人跟着哄笑了起来,男医生在妇科女子医院上班,虽然现在这年代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但同行拿这个互相取笑还是经常有的事情。

    “齐博平时怎么你们了?要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恶毒啊?你们还是不是男人啊?对郑彪溜须拍马也不用这么明显吧?真恶心!”梁玲听到肖光复和冯昆对齐博的冷嘲热讽,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冲着他们大吵了起来。

    齐博瞅了梁玲一眼……发现她在知道了他去了妇科女子医院工作,并没有什么特别惊讶的样子……有时候也许是他自己多想了。

    “梁玲你怎么说话来着?我们只是就事论事!什么溜须拍马啊?你也不看看齐博他做了什么事!在大学里打不赢我们郑大少,跑去诬陷举报我们郑院长,真是无耻之极!”肖光复脸上有些挂不住,很不高兴地回了梁玲几句。

    “一帮小人而已,梁支书别和他们一般见识。”齐博倒是很不以为意的样子劝了梁玲几句。这时候她能唯一一个站出来替他说话,还是让他很感动的。

    “郑彪,你也要说话算话啊!齐博既然过来了,你就不能再打他工作的主意,也不许欺负人民医院里那两名无辜的护士了!”梁玲倒是大声把这件事公开说了出来,主要是怕齐博上了郑彪的当,过来挨打受辱,而郑彪却又反悔,不肯履行先前的承诺,继续刁难于他。

    “我郑彪什么人啊?当着大家的面许下的赌约,当然是说话算话!他齐博既然敢来,我保证一年内不再找他的麻烦,也不找他那些朋友同事的麻烦!当然了,他来了还必须要和我上台去打一场,打输了钻胯不能反悔!”郑彪拍着自己健硕的胸脯,大声向过来观战的几十名同学、同事大声宣布了一下。

    “郑彪,如果你打输了呢?也要钻我的胯吧?”齐博走上前几步,神情淡然地向郑彪问了一声。

    “既然是赌约,当然一切条件对等!”郑彪搂着龚新晨,一脸不屑的神情看着齐博,看着齐博那弱不禁风、很单薄的身子骨,他压根就没把齐博放在眼里。

    不说两人拳击技术职业与业余的差别了,单说齐博这身体都和他专业训练过、壮硕如牛的身体没办法比。郑彪甚至觉得自己只要愿意,随时一伸手就可以把齐博那身子骨给折个对半。

    “很好,郑彪,待会儿你输了,请象个男人一样!别反悔!”齐博又和郑彪说了一声,然后向拳台走了过去。

    “我靠!你们见过有这么不自量力的人不?”郑彪身边的肖光复瞪大了眼睛,一脸不置信的表情,好象觉得刚才那些话不是齐博说出来的一样。

    “总有些人,你不把他的脸踩到地上,他就能恬不知耻地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其实连狗屎都不如!”冯昆附和了肖光复几句,一起尽情地侮辱着齐博。

    “我看他是有点二,是二得有些过了头。”郑彪的小女友龚新晨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喂!郑彪!待会儿打起来,齐博若是倒地了你就不能再动手了对不对?”梁玲追上来拉住了齐博,又转身向郑彪大声强调了一下。

    “他如果现在就主动钻我的胯,我可以不打他。”郑彪张开双腿,指着自己胯下和梁玲说了一下。

    “是啊!我看齐博你还是别打了,免得被郑大少直接打残了,还是直接钻胯吧!我们知道你就好这口!大学里挨打挨习惯了还嫌不够,现想玩新花样,钻郑大少的胯了!”肖光复在旁边跟着郑彪鼓噪着。

    “你的名字就叫齐博啊?听说你总被我家阿彪当沙包来打?真有意思。”一直被郑彪伸出的手臂搂着,手上拿着一根棒棒糖在吃着的医学院新校花龚新晨开了口。

    齐博瞥了这女生一眼却是没搭理她,这女生确实长得很有几分姿sè,但却是一脸很脑~残的表情。

    “你是梁玲啊?是不是喜欢齐博啊?总听你替他说话。”龚新晨在齐博这里讨了个没趣,转而去找梁玲了。

    “我和你家阿彪、还有齐博都是同学,大家一个班上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不想见到他们这么打来打去。”梁玲听到龚新晨的话之后脸有些微红,但还是很礼貌地回了她几句。

    “别骗人了!我看你就是喜欢他!你很喜欢一个即将钻别人胯下的男人吗?反正我绝不会嫁给一个钻过别人胯下的男人的!那还算是男人吗?那样的男人还有脸活在世上吗?还不如去死了呢!”龚新晨对齐博不回她的话很有些生气,故意借着和梁玲说话的时候,尖着嗓子借机羞辱了齐博几句。

    郑彪和齐博在拳台上打,她是郑彪的女友,自然也要找个对手斗斗嘴,帮郑彪鼓鼓士气才是,找来找去,当然只有一直在帮齐博说话的梁玲最合适了。

    “哈哈哈哈……是啊,钻别人胯下的男人,还会有脸活在世上吗?树至贱则无皮、人至贱则无敌啊!”肖光复和冯昆在旁边大笑了起来。

    “你就是龚新晨?话别说得太满,我和郑彪谁钻谁胯还不一定呢!如果今天他打输了、钻了我的胯呢?你是不是就不会再跟他了?”齐博闻言倒是微笑着回头看向了龚新晨,终于对她开了口。

    “那是当然!我才不会和一个钻过别人胯下的男人在一起!那还是男人吗?还不如去死了算了!不过……你想让我家的阿彪钻你的胯?下辈子吧!”龚新晨立刻大声回了齐博几句。

    脑~残女最爱的就是吵架,刚才齐博没搭理她让她很没面子,这齐博一主动找她说上话,立刻让她很有兴致地回了一堆话给齐博。

    听到龚新晨的话,肖光复和冯昆再度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极其夸张,好象是怕郑彪嫌他们的表演不够卖力一样。

    看台上的人也是指指点点地小声议论着,当然没有人看好齐博,觉得他跑这儿来和郑彪打拳纯属找虐。

    “很好,你刚才说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等打完了,他钻了我的胯之后,别把自己说的话又给吞回去,到时候脸皮就丢尽了。”齐博又回了龚新晨几句。

    “那是当然!”龚新晨又舔了一口棒棒糖,很大声地回了齐博一句。

    “别废话了!嘴斗有什么意思?上场打吧!”郑彪放开怀里的龚新震之后,威风凛凛地甩掉了披风,几个大步跳上了擂台,在上面摆POSE大秀起身上的肌肉来。

    那边的郑彪耀武扬威,这边的齐博和郑彪那壮硕的身体一比,就显得太瘦弱了,身高比人高马大的郑彪矮了小半个头,而身上的肌肉……齐博根本没有肌肉,整个身体估计只有郑彪一半粗细,给人的感觉是他被郑彪一推就会倒下、然后被郑彪这人形坦克尽情地蹂躏辗压,直至被轰杀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