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开打 妇科麻醉师

    “齐博,打不赢就赶快躺下吧……郑彪!说好了,他要是倒地了就不许再对他动手了!”梁玲很焦急、很担心地在台下面向两人喊着,她很担心齐博被郑彪打伤打残。

    “你应该劝他现在就钻我的胯,我可以不打他。”郑彪很不耐烦地回了梁玲一句。不过他当然更希望齐博被他戏耍一番之后,再出几记老拳打倒在地,然后承受他的胯下之辱,这样会更好玩一些。

    猫捉到了老鼠,自然是要先玩个够之后,再考虑弄死或者吃掉的事情。

    “郑彪你要说话算话,我既然来了,你就不许再为难赵慧萍和胡茵她们。”齐博倒是又提醒了一下郑彪。这是这次郑彪逼迫齐博过来约斗的挟迫条件之一。

    “那是肯定的!不相信我们就签协议吧!一切以协议上为准。”郑彪一脸不怀好意的神情把泰龙拳馆请来的裁判喊了过来,那裁判手上拿着两份打黑拳的协议。

    “协议?”齐博皱了皱眉头。

    “既然赌斗,当然要签份协议,以免反悔!”郑彪向齐博yīnyīn地看了一眼,拿过其中一份协议在上面签了字并且摁下了指印。

    他母亲是市卫生局局长、父亲是人民医院副院长,家庭背景和齐博不可同rì而语,但为了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逼迫或者诱使齐博签下这些协议,之后再发生什么事情……比如打伤打残了齐博之类的就万无一失了。

    齐博也接过一份协议,粗略地看了一下……上面是一些打黑拳的规则,不戴拳套,可以脚踢、肘击、膝击等,甚至可以踢对方的命根子。打死打伤各安天命,不允许状告对方或者向对方索赔之类的。另外,只要一方没有认输,倒地后对方还可以进行攻击。

    对了,这份协议上还把输了之后,必须从对方胯下钻过去的内容也加了进去,这应该是郑彪特意让裁判加上去的。

    齐博看完协议之后,和裁判以及郑彪说了几句,让郑彪把他先前承诺给他的事情……他既然过来了,就不能再找他工作的麻烦、不能找人民医院护士赵慧萍和胡茵的麻烦等条件也写在了上面……郑彪大笔一挥而就把内容加了上去然后把自己签字画押的那份交给了齐博,齐博也拿起笔在自己的那份协议上签字画了押。

    “齐博,协议上写的什么?给我看看!”梁玲不知什么时候跑上了拳台,拿过了齐博手中郑彪签字的那份协议看了一下,看到内容之后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这怎么行?这是违法行为!你们不能这么打!”梁玲连声向郑彪说着。

    “梁玲你很烦啊!”郑彪亮出拳头,向梁玲露出了一脸的凶相,擂台下面的肖光复和冯昆立刻跟着一起鼓噪了起来。

    “你打我啊?”梁玲却是不服气地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郑彪的面前。

    “打不赢的话我会立刻认输的。”齐博把梁玲拉到一边,向她低声保证了一下,不然她搅扰得比赛都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你打不赢他的,还是早些认输吧,何必要吃这些亏呢?”梁玲拉着齐博的手臂,很伤心也很担心地看着他。在她看来,齐博此刻就是讲义气,被郑彪逼到了墙角上,根本退无可退,只能过来接受郑彪的羞辱。

    梁玲和齐博认识了很久,她认为他是个很正直的人,绝不会诬谄郑彪的父亲郑浩天,那份医疗调查结果肯定有问题。她也知道齐博家庭条件不太好,这一次是为了他的家庭和两名以前的同事忍辱负重,明知会受到羞辱,但还是前来接受了郑彪的约斗。

    原本她也联络了好几个同学,想让他们帮着劝说郑彪取消约斗,但所有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她感觉很是心寒。

    当初可都是一个班里的同学啊!何以冷酷至此?难道说,这世上的医生都是最冷血的动物?

    “我知道的,梁支书你快下去吧!”齐博推着梁玲把她推下了擂台。

    “ONE、TWO、FIGHT!”

    梁玲下了擂台之后不久,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和哨声,打斗比赛开始了。

    这不是拳击赛,也称不上是散打比赛,就是打黑拳,规则和打黑拳没有任何区别,用尽一切办法,打倒对方、打到对方认输为止。

    郑彪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伸展和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把全身骨骼拧得叭叭直响,然后向齐博一步一步逼近了过来。齐博则是一步一步后退到了擂台边上,郑彪佯装挥拳要打齐博,却是大喝了一声惊吓了齐博一下之后,又退了回去。

    “哈哈哈哈……”场下传来肖光复和冯昆很夸张的嘲笑声,他们显然看出来了,郑彪此刻就是在享受比赛,享受当众羞辱齐博、让齐博出丑的这一切。

    其他大多数围观者则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齐博,今天毫无疑问是一场一边倒的拳赛,所有人都认为齐博肯定会输,而且会被迫从郑彪的胯下钻过去。现在他还没有这么做,只是在顾面子死撑而已。

    “认输吧!认输从我胯下钻过去,可免你白挨一顿打!”郑彪在擂台上蹦蹦跳跳,用言语羞辱和刺激着齐博。他此刻为刀俎,而齐博就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他不想冲上去就KO掉身子单薄的齐博,他要慢慢玩死他才够爽。

    郑彪知道齐博既然没听从梁玲的劝告直接认输,那就肯定会死撑上一会儿,所以故意拿这话来羞辱齐博。如果能激发齐博的斗志,让他不知死活地主动想和郑彪拼命,那场面就更好看了。

    猫玩耗子,也要耗子反抗几下才好玩啊!不然和玩死耗子有什么区别?或者说,就象男人强~暴女人一样,女人越反抗,男人的兴致就越高。女人象尸体一样躺着一动也不动,一副无所谓任人草的样子,男人反而会失去大部分的兴致。

    “白挨一顿打的人是你,最终从我胯下钻过去的人也是你。”齐博站着没动,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看着郑彪。

    以前嘛,只能被他暴打,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三十多支随时可以使用、但别人却看不到的麻醉针剂。

    “真是鸭子死了嘴巴硬!”郑彪突然冲过来,一阵虚晃之后,一记右直拳击打在了齐博的胸口,‘咚!’地一声闷响,打得齐博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退到了擂台边上靠在绳栏上才没有倒下去。

    “彪哥威武!”

    “打死齐博小贱人!”

    “……”

    肖光复和冯昆二人不遗余力地在台下鼓噪着,无比地兴奋。

    梁玲则发出了一声尖叫,无比担心地看着台上的齐博,想冲上去却被台边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她看到齐博嘴角涌出了血,然后一挥手把它擦掉了。

    这一拳之后,台上的郑彪和齐博都有些震惊……

    齐博震惊的是他刚才在郑彪右拳攻过来的那一瞬间,用一根麻醉针扎在了郑彪的那根右手臂上。但是,郑彪仍然很结实地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仿佛没受到太大的影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