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绝地反击 妇科麻醉师

    这和昨天他勇斗抢包包的劫匪,劫匪取出匕首刺扎他时,突然被麻醉针一扎就软掉的感觉有些不太一样。而且郑彪此刻右手臂仍然抬举在胸前,不象是被麻醉的样子。

    难道是麻醉针失效了?

    意念中的麻醉针由34支变成了33支,看样子确实是被消耗掉了一支,但怎么没有能成功麻醉掉郑彪?

    郑彪也很震惊,震惊的原因是他刚才一拳砸在齐博的胸前,好象是在砸中齐博胸前之前的一瞬间,右手臂突然一麻,感觉有些使不上劲了一样。

    而且现在整支右手臂仍然有些发麻,虽然还能勉强抬起来,但明显不如先前那般灵活了。

    齐博仔细观察了一下郑彪的表情,以及他健硕的身体之后,立刻就明白了。他这一针,不是没有效果,而是因为郑彪这头熊一直在锻炼肌肉,身体太过健壮,同等身高下,体重接近正常人的1.5倍。就象平时手术前麻醉病人一样,有些病人特别胖或者特别健壮的,所需要用到的麻醉针剂剂量都要比普通人大一些,不然起不到麻醉的效果。

    同样剂量的麻醉药用在牛身上和用在羊身上,效果肯定大不一样。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这些麻醉针里面的麻醉药的剂量是一定的,郑彪身体健壮,所以麻醉他需要的麻醉药剂量也要多一些,可能需要两支麻醉针才能完全麻醉掉他的一支粗壮的手臂。

    医德系统……不,这缺德系统还是很遵循科学规律的嘛!

    当齐博准备再发出一根麻醉针,在郑彪的另一支手臂和两条腿上各补扎上几针、让郑彪彻底失去战斗力的时候,结果发现意念中的麻醉针发不出来了。情急之下他这才发现,当他想要再次发出麻醉针进行攻击的时候,在麻醉针的针筒上又出现了一行模糊的、很小的数字,好象是倒计时的样子。

    麻醉针的使用是有冷却期的吗?

    以前怎么没有?

    齐博仔细回忆了一下……以前他在使用这些麻醉针的时候,都是间隔了一定时间的,没有象这样连续对某个人进行刺扎。

    还好,仔细看过去,倒计时只有几秒钟了。

    郑彪很烦躁地挥动了一下不太灵活的右手臂,然后左右摇晃着身体再度向齐博冲了过来,这一次他以有些麻痹的右手作掩护,攻出来的是左手!

    齐博没有招数,只是连续后退着尽力躲闪开了,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麻醉针的冷却时间终于到了!齐博又是一根麻醉针扎了过去,刺扎在了郑彪的左手臂上,但郑彪的这一击也已经攻击了过来,齐博还是没有能躲开郑彪这很专业的一击,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郑彪一拳,被直接打倒在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这还是被打过一针麻药之后的结果,如果直接挨上这一拳,可能齐博的半口牙齿都要被郑彪给打飞了,这郑彪练了这么多年的肌肉和拳术,可不是一般的彪悍!

    “齐博!认输!齐博!钻胯!”肖光复和冯昆一起大喊了起来。

    台下的一众同学、同事们也都向台上看了过来,有怜悯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漠然不关心的,各种表情都有。

    对于齐博会被郑彪打倒在地这一点,他们早就预料到了,观看一场一边倒的比赛,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只是会在心里佩服一下齐博的勇气或者傻气,都这样了还要死撑着。

    “齐博倒地了!郑彪你别再打了!”梁玲向郑彪大喊了一声,然后试图冲上擂台,结果再次被两名拳馆的工作人员给阻止了。她气得和工作人员大吵了起来,然后回身向同班同学求助,但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同班同学中确实有同情齐博的,但身在云丰市医疗系统,招惹不起郑家,此刻只能在心里表示一下同情了,然后觉得齐博太傻,都这样了,还不赶紧认输?

    郑彪举起双拳向台下众人炫耀了一下,然后一步一步地向齐博走了过来,两只手臂发麻让他很有些不爽,但对手齐博实在太弱,已经被打翻在地,现在只要上前去在他脸上踩踏几脚等他认输钻胯就可以结束战斗了。

    很意外的,就在郑彪准备一脚踩在齐博的脸上,逼齐博认输钻胯的时候,齐博突然身体向旁边一滚站起了身来,一步一步退到了擂台的某个角落里,靠在绳栏上擦了擦嘴角的血看向了郑彪。

    “还不认输?有种!看我怎么打死你!”郑彪很烦躁地挥舞了一下发麻的双臂,再度一步一步地向齐博逼近了过来。

    “该认输的是你!”齐博在擂台绳栏边一步一步地挪动着位置,然后观察着视野中针筒的冷却倒计时提示。

    他这次弄清楚了,冷却倒计时大概有十五秒钟左右,再次给郑彪扎针必须要在先前那一针十五秒之后才行,所以刚才被打倒之后,他一直没有爬起来,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找死!”郑彪向齐博冲了过来,因为手臂不舒服,所以猛地一脚踹向了齐博。

    脚踹毕竟比不得拳击,虽然很猛,但也很容易判断出方向并躲开,齐博即使不是职业拳手,也可以判断清楚了躲开郑彪这一次方向明确的踢踹。当然了,麻醉针的冷却时间也再次到了,齐博在躲开这一踢踹之后,毫不犹豫地把又一针麻药刺扎向了郑彪的这条腿上。

    郑彪的一条腿立刻变得不太灵活了,加上手臂上的麻感和不受控,这让他越加烦躁了,他大吼了一声再度向齐博猛扑了过来,一阵拳打脚踢,齐博躲了一会儿躲不过去,只得抱住脑袋弯下腰任凭郑彪一通猛打。

    “不认输就打死他!打死他!”肖光复和冯昆的叫喊声是更加地狂热了。

    “别打了!你们快拦住他们啊!要出人命了!你们是医生啊!一个个冷血动物!”梁玲大喊了起来,她猜测齐博一定是为了尊严所以不肯认输。但是,这样死撑着有意义吗?

    “你让齐博赶紧认输啊!”有围观的同学忍不住开口回了梁玲一句。

    明明认输了就可以结束比赛,但此刻的形势是挨打的死不认输,台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基情四shè的,谁能管得了他们?

    “齐博脑子进水了,进大水了。”另一名同学回了刚才那同学一句。

    此刻郑彪两只手臂和一条腿都被麻痹了,显得很不灵活,特别是一通猛打、打累之后收拳的动作也无法保持标准形态了,一时间他胸前门户大开。

    齐博在这时候终于找到了一次机会……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原本弯腰护住脑袋的一只手臂借助腰部的力量甩了出去,绝地反击冲着郑彪暴露出来的空当里一记勾拳猛击,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郑彪的下巴上。

    虽然齐博的拳头没有郑彪那么凶悍,但是,人的下巴和人的拳头比起来,还是要孱弱了很多。齐博的这一记勾拳打了个正着,直接把郑彪的脑袋打得向后方歪了出去,整个人壮硕的身体也跌跌撞撞地向后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