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章 巧合 妇科麻醉师

    而且……好死不死此时男厕所里确实有一名男子正在格子里解决问题,格子门是关闭着的,目前整个男厕所里,也就是这间格子门是关闭着的。

    “开门开门!你干了坏事躲在里面是没有用的!”那名很热心的年轻保安冲进厕所之后,立刻伸手使劲拍起那格子门来。

    “里面有人!干嘛呢?有毛病?”格子里正在解决问题的那名男子不高兴地回了外面的保安一句。

    “哟!干了坏事还挺拽的啊!死流氓!恶心男!”热心保安很不屑地回了那男子一句,大概心里已经认定了这格子里就是对少女掀裙扒裤的变态男。

    “你特么的骂谁呢这是?”里面的男子一听这话不由得愤怒了起来,听口音好象是一名东北那边过来的人。

    “你跑不了了,这里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自首!”热心保安继续在门外规劝着男子,如果不是怕损坏商场的公用设施,他现在已经一脚踹向这格子门了。

    “尼玛老子正方便跑什么跑?你方便的时候才满地跑!”格子里的东北男更加窝火了,你说怎么回事这是?陪女友在附近逛街,突然肚子疼,附近也没有公厕,结果找到这女装商场里来才找到个厕所,正酣畅淋漓地解决着呢!结果外面莫名其妙好象来了很多人,还把他当成了臭流氓要包围他!

    不就是在你们商场里方便了一下吗?至于整出这么大阵仗来吗?还骂我死流氓、恶心男,谁家方便的时候不脱裤子不恶心啊?这就成流氓恶心男了?

    “你躲再久也没用的,对了,实话告诉你,jǐng察马上就要过来了,把你关进拘留所之后你可以方便个够!”热心保安继续回着里面男子的话。

    “是啊!把他抓起来!”

    “真是恶劣!跑到这里来撒野!”

    “在我们商场犯了事还想跑?”

    “……”

    外面包围过来的商场员工、热心群众们听到里面的东北男的回话之后不由得群情激愤起来。

    “草草草!老子给钱行不?不就是在你们商场整了这点儿事儿吗?至于这么赶尽杀绝吗?”东北男听到外面人声越来越鼎沸,而且还有人在哭,心中莫名地有些发慌。

    方便的时候外面这么多人围观等着,还说要包围他,谁不心慌啊?

    占个坑方便一下而已,怎么就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了?还有那位在哭的,是个女的?怎么跑到男厕来了?

    难道这里是女厕?

    一定是刚才内急得严重,没看清楚男厕女厕就冲进来了?或者这个女装商场根本就没有男厕所?大男人进了女厕,才会被骂臭流氓恶心男的?东北男思考了一番之后不由得心惊起来。

    看来确实是自己的错啊!

    “给钱就想解决问题?你这人很有意思啊?知不知道在做出这种事情之后给钱是对别人的侮辱?真亏你想得出来!”热心保安认定了里面就是掀裙扒裤的臭流氓,说出的话当然也很不客气。

    被掀裙扒裤的少女听到里面说的‘给钱’的话之后,也是更加气愤了,哭声也更大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很急才这么做的,你们也不用这样?我知道错了,我改行不?”东北男现在认定是自己进错了女厕才引发了这一场事故,心慌之下连忙向外面认错起来。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也不道歉?知不知道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你看你这干的都什么事啊?”热心保安继续和里面的东北男说着。

    “唉……那位小姑娘,对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就是比较急……男人嘛!有时候总会犯错,但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什么也没看到就直接进这里来了,你就别哭了,这么小的事情,至于吗?”东北男只得向外面道了声歉,现在他越发以为是自己误闯了女厕,吓到了一位正在入厕的小姑娘导致的这一切。

    外面的人听到东北男的解释和道歉之后,却是更加地义愤填膺了,什么叫这么小的事情?掀了别人的裙子、扒了别人的小裤裤,还在别个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然后说‘这么小的事情’?这也太恶劣了?

    “jǐng察来了,让jǐng察同志处理!”又一阵嚷嚷声之后,挤在男厕里的众人让开了一条道,把两名出jǐng的jǐng察迎了进来。

    “我是jǐng察!出来出来!别躲着了!这种事情你是躲不过去的!”一名jǐng察捂着鼻子走到格子门边之后,使劲敲了敲格子门。

    里面一阵冲水声之后,格子门终于打开了,上身穿着白衬衣、下面穿着黑西裤、脚上穿着双黑皮鞋、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瘦瘦东北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jǐng察同志,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么小的事情,至于把您几个都惊动了吗?”东北男出了格子门之后见到门外这围堵的阵仗,心里更加发慌了。

    “就是他!”被掀裙扒裤的少女指着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的东北男,向众人喊了一声。

    夏天的时候,正常上班的男人大多都是这打扮……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出现这种巧合也不奇怪。

    问题是……今天,东北男恰好在这时候出现这种巧合就很致命了啊!

    “唉……你这妹子咋回事啊?我都给你道歉好几次了还不肯罢休?多大点儿事啊?我刚才真的什么也没看到,没看到你在这里面,再说了,我那会儿肚子疼死了,都是进来方便的,谁有兴趣看你的光屁股啊?”东北男很着急地向少女辩解着。

    “你还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xìng是?你知不知道在公众场合猥~亵妇女是很严重的罪行?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两名jǐng察很严厉地向东北男说了一下。

    “别……我女朋友就在商场外面大街上等着呢!让她看到了还以为我对这小姑娘耍了流氓!”东北男有些哭笑不得地解释了一下,不就是进错了女厕吗?就成耍流氓了!在我们东北那疙瘩,进错了厕所这事儿真不算啥。老爷们和老娘们有时候还蹲在一起唠嗑呢!

    “你以为你这种行为不是耍流氓啊?你这已经触犯了法律!公众场合公然猥亵妇女!这是很严重的罪行!再狡辩我们就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两名jǐng察有些不耐烦起来。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还有这么多人证,犯罪嫌疑人的供词也已经承认了犯罪事实,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好好好!我跟你们走就是了,我愿意接受处罚!罚多少钱我都认!大妹子,别这样,我真的啥都没看到……”东北男一边向男厕外走去,一边向少女不停地解释着。

    “臭流氓!死不要脸!”商场里的女员工们一起冲东北男骂了起来,还有人冲他脸上吐了口痰。

    “至于不你们?”东北男抹了抹脸,一脸的困惑神情。

    ……

    已经离开了商场的齐博,倒是没想到有人替他顶了罪,而且还是不太可能翻案的那种。

    这个险而又险的任务,算是到此为止了。

    终于拥有了一件真正的宝物了!

    那个仿真小伙伴放在曹丽那里,无法回收到意念中,其实算不上是真正的宝物。而这件百变衣,却是随心意所变,只要在无人看到的地方、无监控的地方,就可以任意收起放出,改变这衣服的款式、颜sè,简直太特么神奇了。

    另外那个初级音乐jīng通技能,齐博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有什么用。正好这里走去梁玲请客吃饭的地方有一段距离,齐博倒是趁着这个机会试用一下这技能。

    使用了初级音乐jīng通之后,齐博视野里出现了一个菜单,根据菜单和相应的说明,齐博很快就弄清楚了这初级音乐jīng通技能的作用了。

    第一项是可以通过它来学习歌曲。

    比如一首齐博以前根本不会唱的歌,根据歌曲的难度,花费两到五个缺德点,就可以把它唱熟了。而且拥有了初级音乐专jīng的齐博也将初步掌握音乐的普通常识,不会再发生以前K歌时五音不全的现象。

    遇到一些高音唱不上去、低音下不来的情况,齐博也可以通过花费缺德点的方式把它们弥补起来,每弥补一次花费两个缺德点。

    也就是说,拥有了初级音乐专jīng的齐博,立刻从一个五音不全的2B青年,摇身变成了一个全音域的文艺青年了。

    当然,因为只有初级音乐专jīng,所以在学歌时需要耗费缺德点,而且他也不是真正的全音域音乐天才,唱完一整首歌、纠正高低音时也需要额外耗费缺德点。

    齐博觉得自己如果不是疯了,一定不会花这么多缺德点去学歌,甚至为了在唱一首歌的时候唱出高低音还要额外浪费缺德点。

    不过初级音乐专jīng还有一项功能,那就是让齐博拥有写歌的能力。其实也不是真的写歌,而是齐博花费二十到一百不等的缺德点数,从缺德系统所说的‘平行世界’里兑换到一些在‘平行世界’里很流行的高品质歌曲,拿到他所在的这个世界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