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幸福过后 妇科麻醉师

    “你和那又笨又傻的小威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小玲的爱情”梁玲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然后怒视着齐博。

    “一个电影而已,别太认真了”齐博劝了梁玲一句。

    “你和乔蜜亲嘴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梁玲又幽幽地开了口。

    “你在出租车上问过这个问题了。”齐博提醒了梁玲一句。

    “亲嘴是怎么回事你能教教我吗”梁玲向齐博提了出来,一脸谦虚好学的表情。

    “那个怎么能教啊你后你有了男友嫁了人,不用教就可以学会了。”齐博有些发楞,今晚上的梁玲是怎么了

    让齐博没想到的是,梁玲在他的回答之后,突然凑上了前来,抱住了他的脑袋,象上次在学校操场时那样,把她的嘴唇摁在了齐博的嘴唇上。

    齐博先开始想要推开她,后来感受到她温软的嘴唇之后,身体本能就有了些反应。

    还没亲过嘴的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就象上次的齐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反而会感到有些怪异。但齐博现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和乔蜜在欢乐大世界的那次,早就体会到了亲嘴的美妙,后来又分别和张静宋之热吻过了,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的美妙。

    所以梁玲这一次又试图胡乱亲吻齐博的时候,齐博身体不由自主就有了反应。然后他本能地张开了嘴,用自己学到的那些技巧,给梁玲来了个热吻。

    梁玲本来只是想着象上次操场那样,冲着齐博发泄一下情绪,然后也没指望着他的回应,结果齐博这一张嘴,她倒是有些傻了。

    没有过亲嘴经验的她,虽然从电视电影中知道亲嘴是应该张开嘴的,但没有亲自体验过,自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张开嘴,而且也不知道张开嘴和闭着嘴亲有什么区别,所以一时之间她感受到齐博的热吻之后,只是楞在了那里。

    齐博这一张嘴,吻在梁玲的柔唇上,却是把他体内的冲动一下子点燃了起来,他忍不住就唇舌一起出动,对着梁玲的嘴巴狂吻了起来,并且下意识地用舌头轻轻挑开了梁玲的口唇,对着她使出了震颤舌技能。

    梁玲主动挑衅之后,没料想齐博会这么热吻她,本来只是在被动地被齐博亲吻着,但齐博的震颤舌技能一施放,她全身立刻就有了反应,这也导致她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迎合上了齐博的亲吻。

    两人舌头相触之时,也是震颤舌技能效果最强的时候,一瞬间的功夫,梁玲的身体就有些软了她和乔蜜一样,也是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甚至因为某些清高的原因,从来没用手解决过那方面的事情,所以身体的敏感程度非同一般,这也让齐博的震颤舌技能在她身上发挥出了最大的效果。

    感觉堆积起来之后的梁玲,此刻已浑然顾不上她和齐博之间的关系了,情不自禁地扑进了齐博的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脑袋,甚至开始揪扯他的头发,眼睛紧闭嘴巴一边狂乱地亲吻着齐博,一边发出些奇怪的唔唔声。

    一分半钟之后,梁玲就进入了震颤状态,这十几秒时间里,她甚至自己都未察觉地整个人跨坐在了齐博的身上,疯狂地拥抱着他的身体,恨不得要整个钻进齐博的身体里才好。

    齐博此时却是有些后悔了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梁玲是典型的窝边草啊这么熟,怎么能对她做这种事情

    又没准备和她在一起,干嘛要这么招惹她从她这么快就震颤了来博很怀疑这还是她人生第一次震颤,结果丢在了他这里,只怕以后她会把他在心里记得更深。

    齐博连忙停止了震颤舌技能的施放,静静地等着处于震颤状态的梁玲自行平静下来。

    缺德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是亲嘴第二阶段的任务进度被向前推进到了五分之四。

    “你把我亲到震颤了。”梁玲的身体逐渐平静下来之后,仍然骑在齐博的身上,眼睛直直地和他说了一声。

    她是一名医生,她很清楚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当然了,她不会知道这一切是因为齐博的震颤舌技能,她只会认为是她太爱他了才会这样。

    齐博再次很惊讶地玲仿佛不认识她了一般,以前的她总是很一本正经的,今天却是在他面前说了上床震颤这样的词,这实在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梁玲。

    被启蒙了

    “我的第一次给了你。”梁玲接着向齐博说了一声,眼神显得很是妩媚,仿佛很心满意足的样子。

    “别乱说我又没那怎么你”齐博很心虚地回了梁玲一句。

    “虽然你没有直接和我做,但我确实因为你发生了震颤。很美妙的感受不信,你可以检查。”梁玲伸手理了理自己额前的发丝,根本没觉得和齐博谈论这样的话题有什么一样。

    “玲玲,拜托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别在我面前说这些话,简直是自毁形象。”齐博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前的梁玲多清纯啊或者说多么的古板和严肃,怎么的现在就变成这样子了齐博倒是隐隐为她担心了起来。

    如果她不能和他在一起的话,她不会就这么堕落下去了吧

    “什么自毁形象啊如果我早一点明白事理,那四年的时间就不会这么白白地浪费了。”梁玲却是一脸的苦闷,她现在只恨自己清醒得太晚,以至于傻到亲手把他送了人。

    而且对于在齐博怀中发生震颤这种事情,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认为自己情之所至,感觉很幸福。

    但幸福过后,就只剩下苦涩了。

    “说什么呢”齐博继续装糊涂。

    “齐博,我爱你。”梁玲却是凑到了齐博面前来,额头顶在了齐博的额头上,清清楚楚地和齐博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眼泪跟着就流了下来。

    “玲玲我们唉你别这样”齐博感觉着自己好象又做错了什么一样,他明明一直在回避和梁玲的感情刚才亲嘴,也是她强行亲上来的为嘛现在她又被他给弄哭了呢

    “我并没有要求你爱我,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梁玲接着和齐博说了一下,却是再度吻上了他的唇。

    这次齐博仍然没有使用震颤舌技能,只是很被动地接受着梁玲的亲吻。

    只这样亲吻的话,梁玲肯定是不可能再震颤了,而且亲了一会儿之后,梁玲自己大概也觉得无趣,于是再次停了下来。

    “你的小蜜如果知道我象这样子亲你,一定会很生气。”梁玲突然又笑了起来,脸上的神情有些小得意。

    齐博只是继续,什么也没说。

    为灵儿痴情守望的那五年,他知道了爱一个人是多么苦的事情,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淡然了。

    然后,他发现,被人爱,其实也是一件很苦的事情,特别是当爱他的人,是他根本不想伤害的人的时候。

    那天下午答应了乔蜜当她男友的事情,齐博事后反思还是觉得自己对乔蜜说不上有多么的爱,就是怕她伤心不想她哭,所以被动地答应了她,唯一没让步的是那个一年之约,至少她不能在这一年里太多干涉他的生活。

    但是,如果他没有真的爱她,他却仅仅是因为不想伤害她最终和她走在了一起,对她岂不是也是一种伤害

    相对来说,齐博觉得他对梁玲的感情要比对乔蜜的感情更实在一些,说不上是爱,但他和梁玲之间,确实已经有了一种很深厚很默契的友情,如果不想辜负的话,他宁可选择不辜负梁玲还不是乔蜜。

    只是,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他只能选择不辜负乔蜜了。

    除非,象网络小说主角那样,开一个大大的水晶宫,把所有喜欢的女生,都收入那水晶宫之中,和她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问题是,他乐意,这些女生们不会乐意啊现代社会的女性,谁会愿意和别人共侍一夫

    “我没有想破坏你们的感情,我只是希望你能偶尔陪一下我。”梁玲摸着齐博的脸颊和他说了一下,她显然他此刻眼中的为难。

    “玲玲,你年龄也老大不了的了,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吧,我不值得你这样子。”齐博试着劝了梁玲几句。

    “那也要有合适的人不是你不用为心,我内心强大着呢只是偶尔脆弱的时候,希望你能陪陪我而且是在不影响到你和小蜜关系的情况下,过来陪陪我。”梁玲继续摸着齐博的脸颊,就象捧着一件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齐博没吱声,这种事情他答应或者不答应都不好,不表态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再然后他已经在琢磨着水晶宫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了。

    “我们去开个房吧”梁玲突然凑到齐博的耳边和他说了一下。

    ...